❗❗❗❗❗❗先看简介谢谢❗❗❗❗❗❗但凡对队友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别来看我写的破玩意,我不配。

卿卿光景(下)

肆.


两年后,德阳帝驾崩,新帝登基。


新朝新气象,兆阳帝大赦天下,九成的前朝罪臣及其家眷蒙获了宽宥。


两年来,王俊凯不是没想过去找王源,却被父亲拦下,不引人注目可能才是对他最好的保护方式。


父亲言之有理。


如今兆阳元年,皇帝大赦天下,王源一家也在赦免范围内,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从深山中走出来了,他不用再隐姓埋名,他还是王源。


可惜元年王老将军不幸去世,王俊凯本应服丧三年,披麻戴孝,可是前线战事在王老将军仙逝后也吃紧不少,他责无旁贷要顶替上去。


少不得让蛮夷知道,纵使改将换帅,大阳还是大阳,不容随意侵犯。


这...

卿卿光景(上)

*LOFTER逼着我分两节发,非要说有敏感词。

献给我的皇后富察小天使。

BGM:《雪落下的声音》秦岚版

BUG很多,昨晚上和今天下午写的速成文。


卿卿光景


壹.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

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


源凯朝阳股

我比较想看,如果是现在的俊俊跟源哥床上摔跤,谁赢?是不是源哥就实力压制俊俊了?

源哥用实力告诉我们:攻是一种气质

杳杳(番外)

※番外和正文的画风不太一样,是欢乐向的,可能会有些不太适应。没有接着王源醒过来的情节写,因为想不出来怎么写。


我叫陈知哲,陈将军的大儿子。我有个不争气的纨绔弟弟,家里二姨太生的,年轻时,他还跟我的一个朋友打了架,这弟弟不提也罢。


1940年,我在美国认识了王俊凯,也就是后来跟我那个倒霉弟弟打架的人。我和他都是出国留学的中国人,两个异乡人也算是互相有个照应。我家本来是在上海,后来战事愈演愈烈,就迁到了内陆,在重庆安家了。虽然我家搬到了重庆,但是四五年后,我还是常驻上海工作,偶尔回重庆的家里看看。也就是那为数不多的回重庆的几次机会,我和王源还有程丽云有了几面之缘。...


杳杳(完)

杳杳


※内战时期,太平轮沉没为背景。


※历史细节有自己杜撰的成分,因为对近现代史真的不到精通的程度,如有冒犯烦请指出,一经发现立刻删改。


“这时暮霭四合,黑暗迅速降临,刚才还是一片金黄的云海,现在已成为一片灰褐,遮盖着大地。游云片片,奔忙一日,而今倦于飘泊,归栖于山谷之间,以度黑夜,只剩下高峰如灰色小岛,于夜之大海独抱沉寂。大自然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是宇宙间的和平秩序,但是这和平秩序中却含有深沉的恐怖,令人凛然畏惧。”...


凌晨两点

今天开始年龄打头的数字变成了“2”

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哈哈哈,这样说有点老)

今年迄今为止,似乎过得比以往的几年都要辛苦一些

但我却好像越来越乐观了

因为现在觉得,很多苦难磨难既然已经存在了,就要去面对,至于心里的伤痛,时间久了自然会好,时间越久,难过的感觉就越淡,最后烟消云散,成为一段无关紧要的过往

记得我17岁的时候,高考压力太大,在lofter凯源tag里哭诉过一次,当时很多妹子都温柔地安慰我,谢谢你们,我记得你们的好,不知道你们现在还有没有在喜欢凯源,如果没有喜欢他们了,也希望你们一切都顺遂

一晃三年就这么过去了

白天的时候在b站看了一小段王源《我想和你唱》里的cut,他...

小冤家(完)

 (就是一个5000多字的小短打,随便写写的。关于他们是怎么没羞没臊走到一起的故事……题目就是《情深深雨蒙蒙》里陆依萍唱的《小冤家》,没听过的可以去听一听,挺有意思的)


凌晨三点,窗外的载货大卡车轰隆驶过,王俊凯睡觉本来就轻,这一下吵得他翻了个身,正好也想去卫生间,他干脆起身踩着拖鞋就朝洗手间走过去。洗手间的灯光惨白,王俊凯方便完正在洗手的功夫,感觉自己还是能闻到很浓的一股子火锅蘸料味道。


他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睡得头发蓬乱,满面油光,眼神直勾勾的,表情麻木。他在五个小时前刚刚分了手,女孩把手边的火锅蘸料一股脑倒在王俊凯身上,因为过于用力,甚至有一点迸溅...

要滚麻利儿的,跑这儿来丧个鸡儿,没人进tag来是想看你丧的,怂货。

深夜吐槽

最近都没空写东西了,到期末修罗场了,今天背了200个英语单词,感觉自己快要没命放寒假了T^T

今天和室友去看了《无问西东》,里面一个情节是:王敏佳(章子怡 饰)被批斗,脸毁了,变得不美了。陈鹏(黄晓明 饰)还是心甘情愿照顾她,爱护她,说如果她往下掉,他就陪她往下掉,给她托底。

突然就想到小时候看《武林外传》,郭芙蓉把辣椒酱误当润肤露涂了,脸又红又肿,她说嫁不出去了,吕秀才就说:“你嫁给我吧。”郭芙蓉说自己不漂亮了,秀才说:“没关系,我记得你好看的样子。”陈鹏没说,但也做出了这样的事。

大部分人感动的点都在后半段,最后半小时,我却在出现“日军轰炸重庆”的时候眼泪满满地溢在眼眶里。我三年半前喜欢了两个男孩,四年前爱上重庆和四川。不是因为川渝而喜欢他们,而是把这两份喜欢中的任何一份单独拿...

 

© 陈三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