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简介谢谢❗❗❗❗❗❗但凡对队友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别来看我写的破玩意,我不配。

我很少专门发lo说这些事,一般都是吃瓜就好,因为我从来不是一个狂热喜欢某个人或者某件事的那种人。

这几天好多人都说原来他不是小孩了。

我们都早就不是小孩了。

很多人还把他当小孩,成了他的障碍。

我再看看我自己,每天一个人在离家1000多公里的地方努力生活,举目无亲,也没有爱人。

上个月自己冒雨搬家又赶上坏肚子,吃不下喝不下,难受了三天,躺在床上跟我千里之外的朋友发微信说我有多头晕眼花,上吐下泻的时候。

那时候我多想还能有人把我当小孩。

人嘛,总会有矫情的时候。

是的,我胆小了,软弱了,我累了。

生活太累了。

我记得大概一两年前,不知道从哪首歌的评论下面,我看到过这样一段话,...

星火 Spark(中)

星火 Spark


十九世纪伦敦背景,十六岁年龄差预警。

单纯勇敢孤儿凯x老奸巨猾医生源


前情回顾:王源和他的师傅16年前接生了Karry。Karry从救济院跑出来,遇到了王源,以母亲的遗物为交换条件,让王源送他去找伦敦的舅舅。


4.

路程还有很远,时间在这种环境下显得格外漫长,不止小孩子会觉得乏味无趣,大人也会。

所以王源也开始想跟Karry聊聊天,说说话。

“嘿。”他把随身带的水壶递给男孩,示意他喝水。

Karry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马车走了一上午,他确实渴了。

“你是怎么到教区的救济院去的?知道吗?”

“这个嘛,”Karry不沾杯口地喝了几...

星火 Spark(上)

 星火Spark

*参考借鉴电影《中央车站》,小说《包法利夫人》和《雾都孤儿》。

十九世纪伦敦背景,十六岁年龄差预警。

单纯勇敢孤儿凯x老奸巨猾医生源


0.

“我要我 盛放心中 快要熄灭的花火

我要我 救活命中 快要失去的英勇

我要我 为你找到 更好的那一个我”...


美人如玉剑如虹(完)

美人如玉剑如虹

武功盖世起义头目凯×随遇而安落难千户源

★明末背景,部分杜撰。

壹.

天启六年。

王源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陌生的简陋草屋里,四下的摆设很简单,两条长凳、一张方桌,连个立柜也无。

这是哪?

王源侧耳细听,院子里似乎有挑水和烧柴的声音。

他急于下床去看个究竟,想弄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忙中出乱,刚伸出一条腿就觉得腹腔内一阵疼痛,喉间竟涌上血液的腥甜气味。

王源一个不稳,栽倒在草屋的硬地上,呛了不少土。

“咳咳。”他此刻的样子无比狼狈,一身红锦袍也是沾满了血迹和尘土,简直不堪入目。

“咳咳,咳。”王源还在咳着,不是他不想停,实在是一时半会缓不...

盲目自信(中上,4、5)

※应该是偏HE的开放性结局。

4.

王俊凯让王源点餐,他自己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忌口,全凭王源想吃什么。

王源低头认真挑选着菜品,手指在点餐的平板电脑屏幕上滑来滑去。

王俊凯看着他这个机械的动作,不消几秒就出神了。

面前的这个人,自己有多久没跟他一起吃过饭了?

五年。

五年长吗?不长。他们的长相都没什么明显的变化,恍然间还有一种仍在当年的错觉;

五年短吗?不短。他们身边的人早就不是彼此了,甚至还换了不止一茬。

大概人们对初恋都有些特殊的情愫吧,这种心态并不稀奇。在你单纯得不能再单纯的年纪碰到的那个人,恰好他也是和你一样情窦初开的时候,你们对彼此毫不设防,爱得横冲直撞、百无禁忌,心...

盲目自信(上,1-3)

想了想还是分成上中下那样发吧,我写不出连载了。

*我还是选择把它写成王俊凯和王源的故事了,虽然我一辈子都没办法给故事一个好的结局,可我想把王俊凯和王源写成好的结局,尽管是假的。

*藕断丝连、破镜重圆

0.

在意的终将会失去。

                 ——《盲目自信》郁可唯

1.

王源和室友关雷吃完饭打算去寝室换个衣服,然后去体育馆打球。俩人一路走到寝室楼下,正好碰上同班的齐晨亮下楼,于是打了招呼。

齐...

相濡终老(完)

小短打,4000多字。灵感来自我看过无数遍的《失恋33天》电影和我父母的故事,我确实是抄袭,抄的我爸妈的故事。

BGM:《情歌》陈珊妮   (电影《失恋33天》插曲)


相濡终老


*同性婚姻合法设定


一.

晚上八点,马思远接起一通电话。

“马先生,我打电话就是说一下,源儿他可能……等不到办婚礼了。”

马思远知道那边哽咽着说话,声音衰微的人是谁。

“王老师……我现在就过去。”他匆匆挂断电话,披上衣服出门。

他一边跑,一边还不忘了语气匆忙地给大洋对岸的恋人发语音。

“Karry,我这边出了一点事,今天晚上可能不能跟你视频了...

华年样草(完)

*做了一个整合,改了几个错字和一个重复的比喻。

今年要准备考研了,没想到比前几年都想写东西,太他娘的罪恶了。


爱情玩家x鸡店老板

2018年,夏。

杭州似乎永远没有晴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天都是多云。早上九点,中午十二点,下午四点,都是一样的,以至于你根本不能通过抬头看一看天空来断定现在大概是什么时候,上午或下午。

王俊凯慢吞吞从床上爬起来提裤子,并且把自己经常中午甚至下午起床的原因归罪于这不见天日的气候特点。

今年暑假他没回家,同寝室的其他三个人都回家了,他倒不是像班里那几个什么狗p骨干一样是因为实习因为比赛,他是为了乐队排练。

来C大已经一年了,妞儿泡了好几...

华年样草(下)

全文完

过几天可能会出一个合集。

杭州2019年的春天来得有点晚,虽然时间上晚了点,生物们的生理反应却不会晚。

C大校园里的几只“神兽”开始按时叫|春的时候,王俊凯也和陈佳在宾馆里跃跃欲试了。

一夜春宵过去,清晨六点,陈佳率先醒来,她光着脚要去卫生间。

脚底突然碰到什么异样的触感,冰凉的、光滑的、干燥的。

显然不是地毯了。

身材窈窕、只穿着内衣的长发女生低头看脚底的东西。

昨晚high到半夜电视也没关,她把东西捡起来放在桌子上,继续去卫生间解决“人生大事”的行为。

电视里是李玖哲在忘情地跟你谈论儿女情长:

“……谁有所谓或无所谓也不能改变 原来是我 在爱...

华年样草(中下)

王俊凯回去就跟酒吧老板请了假,也没人知道他要干嘛。

主唱不在,今天晚上乐队也就散了,大家都从驻唱变成了散客,坐在卡座上消磨时间。

没人知道王俊凯这么着急走是要去干嘛。

王源没跟他们继续在一块,也出门要走。

或许是女人生性敏感,陈佳走到忙着收拾东西的王俊凯旁边,问道:“你要跟王源走吗?”

“啊?”王俊凯正在穿外套,被问到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说:“对。”末了想想又补充说:“他不知道,你先别告诉他。”

搞什么?神神秘秘的。

陈佳没再追问,回去跟梁博段超他们继续喝酒。她不问不代表不在乎,不代表不好奇,只是一直以来她和王俊凯对彼此都不会看得太紧,她知道那样逼得太紧只会适得其反,两个人都累...

 

© 陈三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