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梦入少年丛4.

4.星期日的傍晚,王俊凯一家人驱车前往君昊酒店。万云玲开着车,王巨峰坐在副驾驶,王俊凯坐在后座。他塞着耳机,和周围的动静完全隔绝。行驶到快到酒店的十字路口,稍微有点堵车,各种各样的汽车挨挤在一起,红绿灯在交通的喧腾气氛里变换着。王俊凯头靠在钢化玻璃上,看见远远的红色信号灯变成一个小绿点,然后过了一小会儿他家的汽车开始缓缓前行,路过一个又一个渐次亮起的路灯。


耳机里周杰伦唱着“谁该坚强起来 月亮还是太阳”,他突然就觉得周身都疲倦,不想再挪动一分一厘。


还是打开车门下了车。


然后就是跟爸爸妈妈的朋友见面,乖巧地问好,随便吃了几口也没什么食欲,干脆躲到包房门口的沙发上低头...

梦入少年丛3.

3.王巨峰和万云玲都在客厅,万云玲坐在沙发上,只有脚上换了拖鞋,手提包和黑色大衣都放在身边,像是客人来作客,是随时可以离开的样子。王巨峰站在沙发和茶几中间的地面上,肆无忌惮地吞云吐雾,两个人的面色都很冷。


王俊凯背着书包路过,他现在一米七七,已经可以透过烟雾看见王巨峰那张黄黑的脸,他看到男人的两腮长着细微的胡茬,眼睛小而浑浊,却又在浑浊中射出狠戾的精光。


王俊凯看着他的眼睛,又想起初中的时候,十四岁的他因为父亲家暴母亲而怒不可遏,一气之下和面前这个野兽一样的男人动了手。


十四岁的少年,青涩又稚嫩,他还那样小,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没体悟,只想保护头发散乱、哭着瘫坐在地上的女人,...

梦入少年丛2.

市一中的周六有补课的传统,周六一整天都上课,但是没有晚自习,六点直接放学。这周六,姚舒兰宣布了下周一要考试的消息。每次寒暑假开学之后,学校都要搞一次全校的考试,来检查学生假期的学习情况,考试的内容主要就是假期作业的内容。


王俊凯听老师站在讲台上宣布完这个消息,烦躁地皱起眉,看来这周末要复习了,他本来想打游戏的。他正往书包里收拾东西,后座的王源就开始戳他后背。


“干嘛?”


“晚上去图书馆自习室上自习吧?现在六点,咱俩吃完饭再赶到那,也就七点多。”


“那边几点关门?”


“晚上十点,能学两个多小时,怎么样?一起吧?”积极鼓动的王源。


王俊凯看着一脸期待的王源,想着...

梦入少年丛1.

(想写这篇想了好久了,大概会很长。南方的小朋友可能会听不懂“姥姥”,在我家这边就是妈妈的妈妈,也就是外婆的意思。


三月头几天的气温不太高,C城的人还忌惮着刚过去的冬日刺骨的冷。市一中已经开学一个星期了,姚舒兰站在讲台上,严厉的目光透过镜片在下面的一张张课桌上扫来扫去,学生们都穿着毛衫,外面套藏蓝和白色相间的校服,略显臃肿。一眼看下去,也望不出有什么分别。


市一中是全城出了名的严格学校,作为高一年级仅有的一个文科尖子班的班主任,姚舒兰更是被上级委以重任和殷切的期望。她带了四届文科尖子班了,和教理科尖子班的刘子安老师一同被并列为一中的镇校之宝。久而久之,也不知道从谁那里开始叫起了一句口...

和你21.(完)



所以敏感词到底是啥mmp,实在找不到lof的G点啊我

晚安

今晚好乱,你不要怕。睡吧。

如果我的偶像恋爱了结婚了,我大概会超级开心吧,比我自己恋爱和结婚还高兴,跳着脚为他祝福。永远支持他和他对象😂,只要他对象是真心和他在一起

和你20.

20.“我想和你 赏最美的风景 看最长的电影 听动人的旋律《和你——余佳运》”


       邬童最近注意到班小松加班的时间比平时多了许多,还经常把工作带回家来做,一个星期里有四五天都抱着笔记本在书房工作到十二点。这种情况从他出院一直到现在,马上就要四月份了,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月之久。期初他以为可能是班小松之前总是去医院,耽误了一些工作,要补回来,没想到竟然补了一个月还在熬夜。邬童耐不住了,每天早上班小松起床时候困得泪眼朦胧的,连黑眼圈都加重了,周末困得睡到中午,班小松自己不心疼,他邬童可看...

下一个脑洞

《和你》大概还有一两章就更完了,五千字可能?反正不多了。

下一个故事也想好了,是一个不怎么虐的,彼此扶持,日久见人心,一起长大的青春故事。偏重竹马高中生校园风格,有点小初恋的感觉。感觉就像源源翻唱的张韶涵的那首歌一样,叫《看得最远的地方》,没听过的可以去听听(应该没有没听过的吧)。

最开始写东西就是因为暑假闲的没事做,完全没想到写出来还有人看。我这个人,不怎么在意热度,或者有几个人关注我什么的,所以每次有人看,我都挺惊喜。

谢谢你们啦,真正喜欢他们俩的凯源家人都是最温柔最长情的人啊。

以上。

和你19.

19.“我想你能就这样靠在我身旁《我想——余佳运》”


       晚上十点,三位父母都陆续回家,班小松钻进邬童的被子里,被窝暖暖的,有邬童的体温。两个人都不胖,但毕竟是医院的单人病床,躺上去还是挤了点。班小松把头靠在邬童胸口,发丝扫过邬童的脖子,有点痒痒的。


       邬童先开口打破了屋里的安静氛围:“现在能告诉我了吧?白天你干嘛去了?”


       班小松半个...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