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和你7.

7.“Oops baby I love you《Oops——Little Mix/Charlie Puth》”


       “班小松,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喜欢他你就追他啊。”栗梓因为激动,声音有点大,咖啡厅里的人都纷纷看过来。她连忙难为情地笑笑,说了好几个“对不起”。


       班小松低下头,揪着衣角咕咕哝哝:“可是邬童要找结婚的人,我……一个男的,怎么跟他组成家庭啊。”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男的和男的怎么了,他家那么有钱,你们可以到国外去结婚然后再回来啊。”


       “邬童他……不喜欢我,他只是把我当好朋友而已,没办法了。”班小松眼睛都不像平时那么有神了,整个人都恹恹的。


       栗梓搅动着咖啡杯里的焦糖和奶泡,眼神狡黠,她神秘地一笑:“那可不一定,我就觉得邬童喜欢你,他肯定喜欢你。你追他吧,能成,我相信你。”


       “啊?你怎么这么确定?”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就是确定,上吧,班小松!拿出你高中时候找他组建棒球队的那个劲儿来,就追他就追他,死缠烂打,没皮没脸……”栗梓说得正兴奋,眼睛里都要冒绿光,眉飞色舞,手舞足蹈,一下就被班小松打断:“说什么呢你!谁没皮没脸了!”


       “哎呀,我就……我用词不当,你明白就行。”


       班小松觉得自己认识栗梓28年了,从小一起玩到大,可是今天的栗梓似乎散发着一种他不太熟悉的气场。其实也难怪,他是个现充大直男,只栽到了邬童手里,栗梓暗戳戳对基腐的热情,他是不可能明白的。


       “那……行吧,我试试吧。”


       栗梓回家之后,立刻点开了贴吧。


       这是一个很冷门的贴吧,名字也很奇怪,叫“两个人相遇不容易”。里面常年只有一个人发帖,ID是“夏末秋初”,性别男。这个人从十一年前就开始发帖子,也就是栗梓上高二的时候,一直发到现在。帖子的内容也是无所不包,但是抒发“夏末秋初”对另一个人的喜欢的帖子,占了一多半。


       要说栗梓是怎么发现这个贴吧的,也是个巧合。高二升高三的暑假,她在网上闲着没事用百度搜索人名,查了自己的、沙婉的、焦耳的,都是一些起名啊算命啊,这种网站。唯独在搜索“班小松”的时候,冒出来这么一个贴吧。女生的八卦之心在这个时候被充分地激起,是重名还是真的就是说自己身边的班小松呢?她点了进去。


       那时候贴吧里大概有个20篇左右的帖子,她随便点了一个进去,里面这样写着:


       “今天棒球队终于得到了双清市冠军,击败了中加,你笑得最欢,抱着奖杯满场跑。

我能帮你重组棒球队,还和你们大家一起得了冠军,最重要的是,我实现了你的梦想。

班小松,如果你能永远都这么开心那就好了。”


       这肯定是自己的青梅竹马班小松无疑了,但是,写帖子的人是谁呢?帮班小松重组棒球队的人,邬童?焦耳?陶老师也有可能吧。既然不能确定,栗梓就点进了另一篇帖子继续看。


       “今天给你过生日了,你的生日蛋糕是我自己做的,一直没告诉你,跟你撒谎说是买的。

       我一路捧着蛋糕去找你,11月的风已经很凉了,吹得我手疼,可是你笑的时候我就觉得手一点也不疼了。

       你这个家伙啊,总是那么元气满满,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模样,每次看到你就觉得自己都被带动起来,生命有了活力。

       虽然我总是逗你,可是其实我真的很希望你过得好,你开心那就最重要了。

       故意和你闹、捉弄你,也是为了让你、让同学老师都觉得我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骗过他们,以最好的朋友的身份跟你每天形影不离。

       骗过所有人都骗不过我自己啊。

       自欺欺人说得就是我这种人吧。

       你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是这样想的了。

       如果我不说,你就不会知道,这样也好。”


       少女栗梓大为震惊,这是邬童写的?男生和男生,也、也可以?邬童的演技,也太好了吧!他平时的表现,根本就不像喜欢班小松,只要班小松和另一个人斗嘴,他一定帮别人怼班小松。结果往往都是班小松秒怂,说不出话,讪讪地安静下来。可是仔细一回想,即使整天斗嘴,和班小松走得最近的人,还是邬童,邬童都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地位了!细思恐极啊这。为什么邬童每次都只跟班小松斗嘴呢?为什么邬童每次做的小蛋糕只给班小松吃呢?为什么邬童每次要一边满脸嫌弃地看着班小松,口头上怼班小松,一边还帮班小松收拾烂摊子呢?她以前是瞎了吗?这不是什么损友兄弟情啊,是因为他……他喜欢班小松!


       栗梓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的手都因为激动而颤抖,马上开始百度男男,也就此开始了一入腐门深似海的生活。高三一整年还得装出不知道邬童喜欢班小松的样子,心里装着这么个秘密,闭目塞听做小聋瞎,还会吃到一些暗戳戳的狗粮,日子简直不要再难过了。


       就算到了现在,一想到高三时候的生活,她还是会心疼地抱紧自己。


       自从高三毕业之后,邬童更新的频率已经明显下降了,变成了几个月一篇帖子。不过每年班小松生日的时候,他还是会雷打不动地更新一下,祝福一下远在千里之外的班小松。


       让她来看看,今天的邬童,有没有更新呢?哎,还真的有。


       栗梓兴致勃勃地点进去,里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已是两条路上的人。”


       这说的是什么?班小松和他是两条路上的人了吗?没有啊,邬童,你再等等,班小松就要去追你了。栗梓在内心疯狂地咆哮,可是她干着急也没办法,人家两个人感情的事,她怎么掺和。班小松是一直没谈过恋爱的,这个栗梓很清楚,邬童嘛,看贴吧的更新也不像谈过,就算谈了估计也就是解解闷,不是认真走心的。毕竟他这么多年可是一直都没忘记班小松啊。


       她真的有一种马上把链接甩给班小松让他自己看的冲动,但是她并不想承认,自己视奸邬童的内心世界长达十一年之久。


       邬童最近也觉得他和班小松的发展走向挺奇怪的,怎么走到哪都能碰见班小松呢?每天晚上,他下班的时候就能看到班小松在他办公室门口等着,哪怕是值班的时候,班小松都抱着夜宵来找他,然后等他吃完,就收拾好保温盒,在他的办公室里玩手机或者看书陪着他。等他下班要回家了,班小松就跟着他走,美其名曰:“送你回家。”他个一米八五的大男人,清晨回家还要人送?周六周日班小松也会到他家里来,给他做饭,简直就是求着他加入棒球队的翻版。有的时候还会碰到来看他的小王,小王回去跟邬爸爸说了,邬爸爸就表示欣慰,还说什么以前就认识的人挺好的,班小松是个好孩子,挺合适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班小松为什么突然对他这么关怀,还天天都这样?本着“无功不受禄”的原则,他打算跟班小松好好谈谈。今天是星期六,早上八点钟,邬童洗漱完毕,坐在桌边打算吃早餐,就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他朋友不多,知道钥匙放在哪的人更不多,这样从门口的花盆底下拿出钥匙熟练开门的人,除了小王就只有班小松。


       果然,门开了,班小松拎着一塑料袋的菜,兴冲冲地顶着一头呆毛就进来了,脸上还笑意盈盈,带着一点外面清晨的露水气息和凉气,穿着浅灰蓝色的运动上衣和白色打底圆领衫,嫩得像个高中生,好像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邬童打量着他,心说:这家伙怎么这么元气十足?


       班小松把菜放进冰箱里,坐到邬童旁边:“哎邬童,我们今天出去骑车吧,去江滨路,一起从路的这头骑到那头,然后再去吃冰激凌、小面和小龙虾,好不好?”班小松的眼神清澈,泛着笑意和一点兴奋的光芒,就像新疆民歌里达坂城的姑娘会说话的大眼睛,让人找不出理由拒绝他的请求。


       但是!


       邬童心一横,移开了看向班小松的目光,把头扭到一边去,用自认为最耿直最冷静的腔调说:“不行。”


评论(9)
热度(52)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