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和你13.

9月21之前最后一更了

我希望你能快乐

你不需要没有阴暗面,不需要事事都做得光明正大,坦荡磊落

只要你开心就好,你不小了,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考量

什么结果也都是自己的选择

你的人生只有你自己决定,自己对自己负责

我知道我们都是不相干的局外人,永远接触不到真正的你

更没权利置啄

但我永远爱你,爱你们两个,

不论你们以后如何,光荣也好,不堪也罢,只有你们两个可以被叫做凯源,别人都不可以

这是我一直不会改变的观念。

最后

愿你事事顺遂,天天欢喜。

十八岁生日快乐,成年人王俊凯。

==================================

  13.“感情越真 飞越远感受越明显《新鲜——梁咏琪》”

       十一过后,医院里通知了要组织部分医生去美国交流学习的讯息。邬童在神经科室里也算是年轻有为,工作能力强,同事的口碑也不错,自然成了大家都普遍支持的热门人选。

       不过谭院长却还是有些犹豫,这次的机会比较抢手,邬童才不到30岁,以后一定还有机会。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其他资历再长一些,还很积极上进的医生。可是邬童的呼声确实是很高,这让院长犯了难。

       最后,谭老院长把自己的这个烦恼跟他宝贝女儿谭佳说了。谭佳作为腐女和外貌协会的人,对邬童这种高颜值的优质攻有莫名的好感,就跟她爸爸一锤定音了。当然,这些邬童都是不知道的。

       接到出国通知的时候是十月中旬,通知邬童和其他几个同事一周后一起去美国,与美国的医疗专家进行为期三个月的互相交流和学习,过年之前就可以回来了。

       深夜十点,班小松在床头灯下看着邬童带回来的通知文件,微微皱起了眉。

       是好事啊,他要为邬童高兴才对。

       明明才在一起度过了甜蜜的十一七天假,就要分开三个月了啊……

       三个月,好久啊。他不禁有些怅然。

       邬童洗完澡走过来,看到班小松的样子就明白了个大概。他了然一笑,坐到班小松身边,伸手轻轻刮了一下班小松的鼻尖:“怎么?舍不得我了?”闻言,班小松延续了他一如既往的耿直做法,一下子就抱住了邬童的腰,可是他体型本来就比邬童小了一号,还整个人缩在被子里,此刻看起来,他就像是一只憨憨的无尾熊抱住了尤加利树。

       邬童被他萌得不行,笑得虎牙都着凉,他伸手隔着睡衣抚摸班小松的后背,班小松配合地往他怀里钻,环在邬童腰上的手又紧了紧。

       然后,他用很细小的声音念着:“舍不得你。”

       邬童也钻进了被子里,关掉了床头灯,整个房间陷入黑暗里。

       “我也没说一定要去啊。高中的时候你不是也以为我要去美国了?最后我也没去。”

       “那时候我其实,应该支持你的。”如果邬童当时去了美国,现在说不定已经成了体育界家喻户晓的棒球手。说起来,班小松还有点自责,是不是他耽误了邬童的前途呢。

       邬童却把他搂进怀里,亲吻着他的发顶,是和自己一样的发水味道:“那时候就算你不拦着,我也不会去的。我现在这不也挺好的吗?我们医院还和你单位那么近。而且”说到这,邬童停了一下,低下头在黑暗中凭借直觉啄吻了一下班小松的唇,接着说:“我也舍不得你啊,你这个傻子。”

       “这次我也是想和你商量一下的,并不是一定要去。”

       “你去吧。”班小松的声音异常冷静又温柔:“就三个月,没关系的。我和童童在家等你回来,你可要记得给我们俩带好吃的回来。”说到最后又孩子气起来。

       “好好好,”邬童用哄小孩一样的语气说着:“给你给你,都给你。”

       被两个主人的谈话声打扰到睡眠的兔子不耐地动了动腿,又睡了过去,殊不知它的两个主人刚才提到了它。

       其实不论是小时候故意冷战,不想和他分开的班小松,还是现在成熟许多,为他考虑周全的班小松,都是他心底深爱的模样。现在的班小松懂事了不少,可他反倒有点想让他骄纵一些。他想让班小松知道,不管是成熟的班小松还是幼稚的班小松,他都爱。毕竟,这么多年他都没能忘记他,他想用这种宠爱来稍微弥补一下这么多年的缺失,哪怕一点点都可以。他有点心疼,班小松一定是经过了许多人和事的打磨,才从锋芒毕露的青葱少年,变化成如今的圆滑模样。而这个过程,他却没能陪伴和参与其中。

       既然不能陪他长大,那就陪他终老吧。入睡前,邬童这样想。

       一周的时间过得很快,邬童马上就要坐飞机去美国了。

       邬童离开的这一天,班小松起得很早,他从床上坐起来,发了好一会儿的呆。

       美国,美国,美国就像个诅咒一样,小时候没去,长大还是要去的。他带着起床气,怨念满满地想。

       他是真的好舍不得邬童。

       班小松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难过,他照常起床洗漱,给童童准备早饭。走到客厅,邬童已经做好了早餐正在等他。他觉得鼻腔里有点酸酸的,走过去从背后抱住邬童,邬童一愣,然后把自己的手附上班小松的手。

       “我会尽快回来的。”

       “嗯。”班小松点点头,又连忙补充:“我知道国外漂亮的女生很多,洋妞胸大屁股大眼睛也大,腿还长,皮肤特别白,那你也不能被她们给勾走了。还有男生,再帅也不行!你要是敢劈腿的话,我就……”

       说到一半,班小松说不下去了,他设想了一下,如果邬童真的喜欢上了老外,自己能怎么办呢?一定会很难过很难过,可他没有别的办法。

       邬童转过身来逗他:“你就怎么样啊?”

       “我就……”班小松撇了撇嘴,眼神闪躲,有点怕怕的。

       “不会啦。”邬童为班小松拉开椅子,让他坐到椅子上,还给他倒了一杯温热的牛奶,安慰道:“我会尽量早点结束回来的,你在家等我,每天晚上都视频。”

       班小松低头啜饮了一小口的牛奶,脸上还是惆怅的表情。邬童忍不住伸手捏捏他的小肥脸:“班小松。”

       被点名的班小松抬起头,看向对面的邬童。邬童双手捧住班小松的脸,把他的嘴挤得嘟起来一点,语气严肃又郑重其事:“我已经喜欢你十二年了,现在终于等到了你,我不会再放手了。所以,你现在最好收起你那些乱七八糟的脑洞,听明白了吗?”

       班小松瞪着大眼睛,乖乖点头。

       “嗯,那就好。”

       转眼就到了中午,班小松和邬童一起来到机场,同行的还有其他几个医生。邬童在去安检之前,把班小松拉过来,跟他额头抵着额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温柔地说:“小哭包,我走了之后不要想我想到哭鼻子啊。”

       班小松“嘁”了一声,想把头转到一边,被邬童用手制止了。他和班小松四目相对,然后就启动了自己的老妈子模式:“冰箱里的牛奶还有一个星期就要过期了,你喝的时候注意看一看,过期了就扔掉买新的。外面晾的衣服我已经收起来了,你的内裤和袜子我都放好了,想穿的时候就去衣柜的收纳里拿,如果你又找不到内裤和袜子,那就去拿新的,反正我准备得足够多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尽量少丢一点,咱家也不是开内衣店的,你说对不对?还有那只蠢兔子,如果你一个人应付不来,就干脆送到宠物店寄养去,等我回来再帮你侍弄,别因为它累到自己了。还有那个……”邬童的话还没交代完,班小松却已经主动亲上了他的嘴唇。只几秒班小松就退开了,然后脸上染了一些绯红,伸手环住了邬童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肩头,说:“我在你衣袋和旅行箱里都放了薄荷糖,没那么甜,但也管用。你记得拿出来吃,记得早餐一定要吃。我可不想和昏倒的病人恋爱。”

       他说话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鼻音,邬童听了就觉得他可爱,心里暖得不行。明明还没分开,他就已经开始在心里想念班小松了。

       “低血糖我会注意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工作别太累了,加班记得别饿到自己,要是我回来发现你瘦了,我就把蠢兔子送人。”他压低声音威胁,得意地笑,露出虎牙。

       “你敢!它可是我送你的礼物!”

       眼看着班小松就要炸毛了,邬童连忙哄起来:“行了,骗你的。好好照顾自己,我要去安检了,同事们都等着我呢。”

       邬童站在安检口拍照,班小松还隔着围栏喊:“你记得吃糖啊!注意安全。”

       “好。”他挥挥手,进了安检室。

       飞机上,邬童和一个医院里的老医生挨着坐,老医生从医20余年,如今已经五十九岁,医德圆满,马上要退休了。他过安检口的时候看到班小松和邬童说话的几个画面,便跟邬童闲谈起来:“邬童啊,我看你弟弟和你感情很好嘛。是你亲弟弟吗?”

       听到这样自己一向敬重的行业前辈这样问,邬童尴尬地扯起嘴角笑了一下,还是坦诚地回答:“不是我亲弟弟。”

       老大夫了然地点头,邬童攥住了拳,沉默的几秒,终于下定决心说:“他是我爱人,我喜欢他十二年了。”

       十二年?那不是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了?老大夫没料到邬童的回答竟然是这样的,愣了几秒,又笑得和蔼慈祥:“那我还要谢谢你对我的坦诚啊。希望你们幸福,以后也可以来我家看看我这个老头子啊。”他与老伴终生未生育儿女,如今也只有两个老人一起生活,他很欣赏邬童这个谦虚、聪明又认真的后辈,还想着给他介绍个女孩,如今看来是不用了。

评论(3)
热度(37)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