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和你17.

预计20章完结。

17.“并告诉他们 我们相爱着《如果有一天你有勇气——Budokan》”


       “是,是这个叔叔。”


       被称作“思桐”的小孩颤巍巍地抬起头,邬童这才看清孩子的脸。这不就是那天他在机场保护的那个孩子吗?


       班小松看见这孩子也愣住了,怎么感觉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呢?还有邬童帮他找妈妈是怎么回事?他立刻看向邬童,表情疑惑。


       警察一见这样的场景,便问班小松:“怎么?你哥没跟你说吗?出事那天,他可是大英雄呢。”


       班小松摇摇头,看着邬童,等他跟自己解释。


       这件事,如果这孩子今天不找来,邬童原本是打算烂在自己肚子里不跟任何人提起的。现在不说也不行了,他看着班小松,不紧不慢地解释起来,仿佛是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


       “kong bu袭击那天,我在机场取行李,这孩子和他母亲走散了,抱着我哭,说要找妈妈。我本来想等拿了行李就带他去机场办公室的,谁成想碰到了这种事,就抱着他跑了。”


       很轻描淡写的说法。


       班小松追问:“那你的伤呢?是为了保护他?”


       邬童抬起没受伤的左手,挠了一下后脑勺,说:“嗯,算是吧。”


       他没觉得自己做得这件事有多伟大,大多数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不忍心抛下孩子自己逃命吧,况且,思桐长得这么像班小松,他也是有私心在的。


       班小松却不知道邬童心里的想法,他之前一直以为邬童只是被暴徒打伤这样简单,从未曾想到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原来他男朋友做了这样勇敢又善良的义举。这让他感动又心疼,他的眼睛又有一点发热了。


       只是一点点情绪的波动,并没有很明显,两个警察和小孩都还没看出来,邬童却立刻察觉到了,马上就慌了手脚,他现在不方便下床,一只胳膊还带伤,班小松站在床边,他根本够不到,只好不知所措地说:“哎,你,你别哭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没事。”一边说着,完好的左手还在空气中冲着班小松比划。


       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班小松彻底开了眼泪匣子,抽抽搭搭地掉起了眼泪。


       邬童看见班小松这副样子,知道他是心疼才会这样,这是他的小哭包小傻子啊。这样想着,心里一片柔软,不自觉地就笑得宠溺又欣慰,左臂自然伸展开来,声音放得温柔又有点低沉,跟哄小孩一样:“过来,别哭了,这么大人了,你看你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我告诉你,人家警察叔叔这可还看着你呢啊,你丢不丢人。”


       班小松自己也觉得难为情了,坐到邬童身边,握紧了他的左手,低头不再说话了。


       一直站在旁边看的两位警官也猜出了二人的关系,脸有点红了。但还是要继续介绍情况:“邬童先生,您的事迹引起了上级的关注,决定授予您见义勇为的勋章,还有奖金。”邬童闻言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知道自己救孩子时候的那点心思其实也不是那么单纯,而且他不想把这件事搞得众人皆知,好事做过了就不用宣扬了,太麻烦。他此刻倒想跟思桐说几句话:“你叫思桐,对吧?你找到妈妈了吗?”


       其中一位警察插了句嘴:“这孩子的母亲……已经在事故中不幸遇难了。”


       邬童没想到对孩子随口一问会问出这样让人心酸的事实,语气也没那么欢快了,说:“太可怜了。那他父亲怎样?”


       “思桐的母亲未婚先孕,后来他父亲也没有跟他母亲完婚,反倒是抛弃了这娘俩。”警察似乎也很感慨,沉默了一下又说:“不过这次他的母亲出了这样的意外,我们已经开始联系他父亲了,希望他能替思桐的母亲尽到抚养孩子的义务,不管大人之间如何,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旁边半天没有说话的班小松突然发了言:“那他现在和你们一起吗?住在警局?”


       “不,他暂时被安置在一家公办的福利院里。”


       班小松又说:“那我们平时可以去看看他吗?”


       “当然可以,孩子需要关爱。你们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我们还要替他和他的妈妈谢谢你们啊。”


       警察和孩子离开后,邬童转头看向身边的班小松,惹得班小松问他:“看我干嘛?”


       “你刚才怎么突然问起那个孩子的事啊?”


       邬童的话刚问出口,就被班小松抱了个满怀,紧接着耳边就响起班小松温柔的声音:“他是你丢了半条命才换回来的啊。”


       “我当时看见他的时候都傻了,他长得像你。”


       “我知道。所以我很感动。”班小松小声说。


       “……”邬童没说话,只是用左手环住他的腰。


       “也更心疼你了。”班小松补充道。


       邬童轻轻含住班小松的耳垂,那一块小小的圆肉慢慢变得粉红。这时,他含混不清地说话,像是叹息一样。


       “我爱你。”


       班小松有点痒,他尽量控制住自己不躲开。


       “我也是。”


       晚饭结束,班小松收拾好饭盒,去了一下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却发现病房里坐了另外的人。


       是爸爸妈妈。


       医院惨白的白炽灯太刺眼,邬童醒来之后,班小松就把家里的床头灯搬过来了。暖黄的灯光中坐着他生命中迄今为止最爱的三个人,应该是很温馨的感觉才对,可他却没来由地紧张。他悄悄放轻脚步走过去,停在门口听里面的动静。


       妈妈没怎么出声,一直是爸爸在跟邬童对话。


       “邬童啊,这几天身体怎么样?想吃什么就说,我和你阿姨给你做,外面买的不如家里的放心啊。”


       “谢谢叔叔,我在这挺好的,还多亏你们和我爸爸、小松每天给我送饭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们才好呢。”


       接着屋子里的三个人都沉默,一秒、两秒,足足过了三分钟,班小松觉得自己简直要窒息了,他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一定能看得出来他和邬童的关系,刚想干脆不如进去直接坦白,一只脚踏入了病房,就听见里面的人又开始说话了。


       是爸爸的声音:“邬童啊,其实……我和你阿姨,我们不用你谢我们什么。”


       邬童听到这句话也愕然,不解地望着班小松的爸爸。


       “你出事那天,你在里面做手术,小松在外面,他那个样子……”班爸爸哽咽了一下,眼圈有点红,他抬起头看这天花板眨了好几下眼,才稳了稳继续说:“我们,都从来没见过他那样子。当时我就知道,我就想,坏了。”


       妈妈已经把头靠在了爸爸的肩上,她在哭。


       “你不需要谢我们,我们只希望你以后,能和他好好的。”


       邬童不知道接什么话才合适,只好叫了一声:“叔叔……”


       但是爸爸并没有停,他接着说:“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你爸爸也只有你一个孩子。这几天,我和你阿姨我们俩也商量了,我们是小松最亲的人,如果连我们都不站在他这一边,那么还有谁会支持我儿子呢。”他忍不住老泪纵横。“邬童,小松这孩子,他家境就这样,我们的条件你也看到了,就是普通的三口之家。他有的时候还比较执拗,一根筋,容易意气用事,虽然长大之后已经改了不少了,但还是有犯毛病的时候。又比较蠢,太单纯,容易被人骗。就是这么一个家庭普通,还有这种讨人厌的弱点的人。”


       邬童听见班小松的爸爸这样说,知道这是得到了班小松家人的同意,也激动得想掉泪,他眼里有泪花,表情却很温柔:“我知道。”


       “但是,”班爸爸顿了顿,抹了一下眼睛里的泪水,道:“但是心地善良,热心诚恳,也够果敢机灵,是个有恒心的好孩子。”


       “我知道。”邬童的眼泪也应声而落。


       他能得到班小松家人的同意和信任,何其荣幸。


       陪我度过了青春里最黑暗最迷乱的时光的你,以后也要和我一起走完长长的未知的一生了。


       送给我最可贵的温暖的你,今后我们都要互相温暖彼此了。


       让我一点一点地补足我曾经缺席的你的人生吧,班小松。


评论(10)
热度(38)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