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和你20.

20.“我想和你 赏最美的风景 看最长的电影 听动人的旋律《和你——余佳运》”


       邬童最近注意到班小松加班的时间比平时多了许多,还经常把工作带回家来做,一个星期里有四五天都抱着笔记本在书房工作到十二点。这种情况从他出院一直到现在,马上就要四月份了,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月之久。期初他以为可能是班小松之前总是去医院,耽误了一些工作,要补回来,没想到竟然补了一个月还在熬夜。邬童耐不住了,每天早上班小松起床时候困得泪眼朦胧的,连黑眼圈都加重了,周末困得睡到中午,班小松自己不心疼,他邬童可看不下去,大男人心疼自己对象,妥妥的没毛病。


       在三月末的一天晚上,班小松抱着笔记本坐在床上敲字,邬童洗漱完毕,上了床坐在班小松身边,瞥了一眼他正在忙碌中的男朋友,他感觉自己太没有存在感了,班小松居然都不抬头看看他,就知道看电脑。


       他沉下声音:“喂,班小松。”


       被叫到的人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目不转睛地工作着,只给了他一个字的回复:“嗯?”


       呦呵,这么专注的?


       “你最近,怎么天天加班啊,加班也就算了,连回家还在工作,就不能明天做吗?”邬童也没支吾,反正都是一家人了,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班小松手上忙着,没工夫分神,尽量简短了自己的回答:“我这,马上了,就这几天,四月就好了。”


       邬童有点被冷落的感觉,这段对话班小松全程都没看他!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说,这显得他多像小媳妇啊。干脆用行动说话,邬童伸手就合上了班小松的笔电,班小松转过头一脸的不解,那表情就好像在问:“你要干嘛?怎么给我关上了?”邬童对这种懵懂的小表情毫无抵抗力,不过他还有一丝的理智尚存,解释道:“班小松,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你赶紧给我睡觉,明天是星期六,明天再做也不迟,明白吗?”


       班小松今晚的工作确实不是很紧要,他想了想,决定采纳邬童的建议,定好了第二天八点的闹钟。


       因为最近太忙碌,班小松入睡得很快,邬童还没睡,借着床头灯柔和昏黄的灯光,他一遍遍地用视线勾勒枕边人的轮廓,他是有多幸运?怎么就会有这么契合他的人呢,给予他家庭的归属,恋人的心动,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暖阳。


       正在这时,班小松的手机却响起了消息提示音,在安静的夜晚格外突兀,邬童一个激灵,心想:果然是个傻子,睡觉不知道调成静音?睡梦中的班小松也被这声音干扰到了,他翻了个身,并没有醒。邬童给他又拽了一下刚才翻走的被子,起身想去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


       亮起的屏幕上是消息提示:已出票:订单**********【**航空KY2029双清机场-冰岛凯夫拉维克国际机场 4月2日14:35-4月3日16:55 邬童,班小松 票号**********】请提前2小时至机场值机。退改点击http://*********


       邬童敏感地挑起眉,表情玩味,还有点期待,班小松要干嘛?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邬童出院后,院长特赦并没有要求他立刻上班,还可以再歇一个月,可是班小松明明只有三天假期,为什么还要赶着跟他出国?难道,这出国和班小松的疯狂加班之间有什么关系?


       他没有问班小松,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后放回了原位,这家伙是要给他一个惊喜?那他就拭目以待了,先不告诉他自己已经知道了这个小秘密。


       而此时的班小松还在呼呼大睡,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惊喜已经被邬童发现了,正睡姿放肆地发出很轻微的鼾声,惬意极了。


       4月1号的早上,班小松醒得格外早,拿着两张机票就扫邬童的脸,还不老实地吹气,一副不把邬童弄醒就誓不罢休的架势。邬童睡得不沉,抓住班小松手里的机票,也没看是什么,就攥在手里,从嗓子眼里懒懒地哼出一声:“别闹。”班小松就对着邬童的耳朵开始了攻击,他声音细小,像哄婴儿一样悄悄对邬童说:“起床啦。”撩得邬童没办法,只好坐起身,慢慢睁开眼睛。


       刚起床的人声音都比较低沉,邬童这个低音炮更是明显,他捏了捏班小松的脸,无奈又宠爱地笑着说:“就你最能折腾。”


       “看看你手里的东西。”


       经过班小松这么一提醒,邬童才想起来自己手里抓着纸,拿到眼前一看,是两张崭新的机票,终点是冰岛的首都雷克雅未克。哦,是了,邬童还有点迷糊的头脑瞬间清醒,这是班小松给他准备的惊喜。


       现在怎么办?他要表现得很惊喜吗?


       “你都没反应的吗?你睡傻了?”班小松伸手在邬童眼前,五指分开,晃来晃去,好像是要召回邬童的神志。


       邬童握住自己眼前白嫩的手指,问出了自己几日来的存疑:“怎么去啊?你就只有三天假。”说完把班小松的食指指尖轻轻咬在嘴里,舌尖和它来了个亲密接触。


       班小松有点乱了方寸,邬童怎么这么能撩他?太犯规了太犯规了,他用了一点力气想把手抽出来,邬童早就看出他的慌乱,一下就把人拽到自己怀里,班小松仰躺在邬童怀里,眼前就是邬童的脸,他还清楚地看见男人一夜间长出的一点小胡茬。


       不行不行,控制不住地脸红了。


       班小松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你害羞什么?”邬童低头看他,笑得活脱脱一个风流登徒子,语调轻松:“明明更亲密的事都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你怎么还是这么爱脸红呢。”


       班小松从他怀里坐起来一点,双手捂在发烫的脸颊上,解释道:“所以我这一个月,一直加班啊。我,我还用掉了以前攒的年假。”


       这样认真又诚实的解释,班小松看着邬童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讲出来。


       这个冬天,班小松一直忙着在家、医院和公司三点之间来回跑,照顾邬童、家里和工作,兔子没时间管,被送到了栗梓那边,三月又一直加班,五个月下来,体重掉了十斤,他本来就清瘦,这一折腾,脸上的肉都少了,就剩一对大眼睛了。


       看见自己的小爱人这么劳累,他怎么会不心疼。


       班小松这样加班,只为了能和他去冰岛一起度假,陪伴在家里的他,也为了能圆一个一起去冰岛的梦想。他们少年时期就约定,有一天要一起去冰岛旅行。


       班小松从来没有忘记,还努力把它变成了现实。


       而这些辛劳,班小松从来没叫苦叫累,还干劲十足,态度特别认真。


       虽然他几天前就无意中撞破了这个惊喜,但是现在一切真的发生了,他内心的感动和爱意却汹涌着,丝毫不减。


       谁不是在这段感情中倾尽了自己的一腔深情呢?


       邬童十年的念念不忘,班小松五个月的身体力行,两千多篇帖子的贴吧记录着十年的相思,十斤体重的下降意味着爱你的决心。


       爱而不得的苦楚有什么关系,辛苦劳累的消瘦又算得了什么?


       都是因为爱你啊。


       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你,与我如此契合的你,地球上的人数十亿,一生中见过的人千千万,只有你是我最亲密最信任的伴侣。


       邬童眼睛有点热热的湿意,他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喟叹,将班小松揽进了自己怀里,鼻间嗅到的尽是两人共用的一款发水的香味。


       然后他在班小松耳边咬起了耳朵:“今年一定让你那十斤肉胖回来,还要再加几斤。”


       喂饱你哦。


评论(4)
热度(41)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