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梦入少年丛2.

市一中的周六有补课的传统,周六一整天都上课,但是没有晚自习,六点直接放学。这周六,姚舒兰宣布了下周一要考试的消息。每次寒暑假开学之后,学校都要搞一次全校的考试,来检查学生假期的学习情况,考试的内容主要就是假期作业的内容。


王俊凯听老师站在讲台上宣布完这个消息,烦躁地皱起眉,看来这周末要复习了,他本来想打游戏的。他正往书包里收拾东西,后座的王源就开始戳他后背。


“干嘛?”


“晚上去图书馆自习室上自习吧?现在六点,咱俩吃完饭再赶到那,也就七点多。”


“那边几点关门?”


“晚上十点,能学两个多小时,怎么样?一起吧?”积极鼓动的王源。


王俊凯看着一脸期待的王源,想着反正回了家也是学习,他一个人也没人陪。


“行,走吧。”


两个人一起吃过了晚饭,赶到自习室的时候,里面坐满了三分之二。王源找了两个靠近窗户的空位,俩人面对面坐下来。自习室里很安静,只有偶尔有人出门的声音。王源卡在数学最后一道大题快要半个小时了,也没解出来,一看时间都八点多了,连连埋怨自己效率太低。他看向对面的王俊凯,王俊凯正在做英语报纸的阅读题,他把生词一个个查出来,然后认真地进行标注。


“老王。”他用气音小声叫对面的人。


王俊凯听到声音抬起头,看着王源,仿佛在问他“什么事”。


“这个,”王源把卷子摆在桌子中间,用笔指着那道困扰了自己好久的函数题,“这道题你会吗?给我讲讲呗。”


“这个老姚今天上课的时候不是讲了吗?”


“我……我没听嘛。”王源瘪瘪嘴,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溜号了,末了还嬉皮笑脸地扯住王俊凯的一只手撒起娇来,“给我讲讲嘛。”


王俊凯其实不喜欢别人轻易触碰他,他也很少碰自己不熟的人,虽然只认识了王源半年多,但还算班里的熟人,平时经常一起玩,他也没拒绝。


回身从书包里掏出自己的卷子递给王源:“这上面有课上的笔记,自己好好看,不懂就问我。”


王源松开手去做题了,他却把那只被王源刚才拉过的手放到桌下,两只手指捏在一起摩挲着,回味了一下刚才的触觉。


没想到,那家伙的手还挺细嫩的,以前都没注意。


不过下一秒他就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到了,怎么还回味触觉呢?自己又不是变态,刚才为什么像个老流氓似的?


没有答案,他给不了自己回答。


少年往往是粗线条的,想不出答案干脆就放弃不再想了,继续忙碌在题海中。王俊凯也是这样,管他呢,总之他反感这种感觉就对了,王源这家伙,嘻嘻哈哈,大大咧咧,但是对他很好,跟他脾气也合得来,还挺招人喜欢的。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王俊凯总是很开心,笑得频率也比平时高多了,家里的事情不如意不顺心,看到王源,心情就会多云转晴。朋友大概就是这样吧,见到你,不愉快的事情就会被淡化,渐渐烟消云散,只有玩在一起的快乐感觉。


认真努力的时候,时间就会过得很快,9点45,王源王俊凯一起收拾书包,打算回家。他们走到图书馆门口,一个戴手套的女人骑着电动车等在门口。


是王源的母亲。


王源家离学校和图书馆都不怎么近,每天放学九点多,他妈妈会来接他,有的时候还载着王源的弟弟。王源家是很普通的家庭,妈妈是全职太太,在家操持家务,带孩子,爸爸是个厨师,在市里一家酒楼工作。小小的四口之家,但是家庭气氛很浓厚,很幸福。


每次看到王源妈妈来接他,王俊凯都会很羡慕,他跟父母感情比较疏远,并不亲近,所以很多时候都只能羡慕地看着王源和家人相处的样子。


虽然已经习惯了和家人疏远的日常关系,但是说一点都不羡慕,他自己都不信,谁不想让自己家和正常家庭一样呢?


王俊凯和王源一起走下台阶。


“阿姨好。”


“好,小凯啊,王源跟你一起上自习,没缠着你说话,打扰你学习吧?”


“没有没有,阿姨,跟他上自习挺好的。”


“那就好。自己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啊,到家了给源源打个电话报平安。”


“嗯,好,谢谢阿姨,那我就先走了,阿姨再见。”


“再见。源源,快跟同学再见。”


王源坐在电动车后座上冲着他挥手:“拜啦,老王!”


王俊凯沿着人行道往家里走,三月的夜晚还比较凉,有一点很微小的哈气,他低头走着,路灯的冷光照过他的头顶,再随着他的渐行渐远而拉出细长的灰影子。马路上的汽车流比白天小了一些,但还是很多,刷刷的行驶声夹杂着鸣笛,是C城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夜晚。


王俊凯把头抬起一些,眼前是路灯、行道树和窄窄的人行路,这个季节的夜间气温不高,十点钟的路上基本没什么路人了。地面上只有他和他的影子面面相觑。这种孑然一身的感觉空空荡荡,让人心静不少。白天尖子班课上的紧张节奏都被冲淡,什么家庭关系啊、学习压力啊,统统都离他远了,他此刻是自由而放松的,一个人走在夜间的路边。


紧绷的神经舒缓下来,他突然就想到王源。那个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家伙,开朗活泼,人缘极好,跟好多人都玩得开,但又不攻于心计,是很诚恳,毫无城府地和你交往。王源给他的感觉就是干净澄澈的少年感,和他在一起,王俊凯自己也被带动得放松又愉悦。


放松的时刻,想起干净的人。


很搭调,很舒适的感觉。


像是洋甘菊的香薰,丝丝缕缕钻入你的鼻腔,整个人都沐浴在舒缓的氛围里。


越这样想,王俊凯就越不想回家了。


家里有什么呢?复式的小楼、负责家务的保姆阿姨、见面次数很少的家长。即使交流也是沟通一些必要的信息,比如学校的通知、社交的聚会、王俊凯的学校要开家长会、妈妈明天要出一个星期的差、爸爸周末要来家里住两天。


只有沉默又毫无生气的家具陪他,一屋子又一屋子的陈设。阳台上的花被保姆和妈妈侍弄得生机勃勃,妈妈有了空闲就会去看看家里的花花草草,大部分还是保姆负责的。


更多的时候还是王俊凯自己守着没人气的大房子。


安安静静、没人打搅。


有的时候他会自己到阳台或者卧室弹弹吉他,给姥姥姥爷打个电话,看看书和电影,如果王源或者其他的伙伴找他出去玩,他一般都会去。


在朋友中间,他也不是多孤僻的人。只是在家里的时候会很沉默。


鲁滨逊漂流到荒岛,不也是一个人郁郁了很多年吗?没人跟他交流,直到他救下了“星期五”,生活才开始有了其他色彩。


并没有什么不同。


王俊凯的家,于他来讲就像是那座荒岛,他是囿于其中的鲁滨逊。出去玩的欢乐也只是一时半刻,回了家他还是在一个人的荒岛上。


他没有一直陪伴他的“星期五”。


不过有学校生活的调剂,他过得也还可以,习惯就好,没什么难以接受的。


灯火通明的客厅照亮了王俊凯的视线,也唤回了他神游太虚的思绪。


今天保姆怎么给他留了这么亮的灯?每天只留一盏小灯就够了啊。


难道是有人回来了却没通知他?


好奇的少年推开了家门。

评论
热度(9)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