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梦入少年丛3.

3.王巨峰和万云玲都在客厅,万云玲坐在沙发上,只有脚上换了拖鞋,手提包和黑色大衣都放在身边,像是客人来作客,是随时可以离开的样子。王巨峰站在沙发和茶几中间的地面上,肆无忌惮地吞云吐雾,两个人的面色都很冷。


王俊凯背着书包路过,他现在一米七七,已经可以透过烟雾看见王巨峰那张黄黑的脸,他看到男人的两腮长着细微的胡茬,眼睛小而浑浊,却又在浑浊中射出狠戾的精光。


王俊凯看着他的眼睛,又想起初中的时候,十四岁的他因为父亲家暴母亲而怒不可遏,一气之下和面前这个野兽一样的男人动了手。


十四岁的少年,青涩又稚嫩,他还那样小,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没体悟,只想保护头发散乱、哭着瘫坐在地上的女人,他的母亲。


细瘦的肩膀已经开始对家中力量的权威发起挑衅,幼狮第一次亮出奶白的兽牙。


王巨峰年轻的时候是体育特长生,在大学期间因为某些原因才转而学习文化课,这么多年来体育锻炼从未松懈过,年过四十的他依旧是市里机&关之间排球赛的主力。


那次对决的结果可想而知。


十四岁的他为自己的勇猛和挑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经过了一番打斗之后,一路被拖到厨房,按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地接受来自父亲的拳头的时候,他睁开眼,视线已经有点朦胧,眼白因为外力撞击导致毛细血管出血,泛起两个猩红的血点。他模模糊糊间看到的是天花板上的灯光,亮得晃眼,可那时的他却并不想闭眼。他对着冷白的刺眼光线,耳边是男人雷霆般的叱骂和母亲哀恸的哭声。


这视觉和听觉的信号使他的思路格外清晰。


他想,他还没那么强大,不足以保护母亲。


推开门看到两个人的一瞬间,刚刚在回来的夜路上培养起来的好心情,顷刻间烟消云散,他又是那个在家形单影只、默不作声的可怜人了。


突然很想王源。


王俊凯低着头想直接路过,上楼去写作业,一只脚刚要踏上楼梯,身后的王巨峰说话了。


“我这周末回来看看家里,你妈也是。明天晚上我们出去吃,一个聚餐,有你认识的几个叔叔,还有他们的孩子陪你玩,你去不去?”


王俊凯的脚步顿住了一下,本来想直接拒绝,但是转念一想,反正呆着也没事做,就问:“在哪啊?”


“君昊酒店,订了个中包。”


“去吧,你俩都去?”


“嗯。”


“行,那我也去。”


“晚上早点休息,洗个澡赶紧睡吧,学习别太累。”


“知道了。”


王俊凯上了楼,把房间门关上,书包放在门边,自己也靠着门坐了下来。他想:这样的普通对话,其他人乍一听,是不是也没什么不对?俨然一个和睦三口之家。


是啊,他们就是这样爱粉饰太平,互相伤害,遍体鳞伤也不肯分开,恩怨纠缠好像会这样一直囚禁彼此一辈子。


何苦呢?


他只有十六岁,想不明白。


晚上躺在床上闭起眼,耳机戴好,《3055》的乐声缓缓流进他的意识里。中间的高潮部分,钢琴突然变调,小提琴的声音不容分说地加了进来,两种乐器的声音缠绕在一起分不开,越来越激动的乐声像是要跟他对话,然后鼓声也进来了。他感觉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托着,摇摇欲坠又直上云霄,让他的天灵盖发麻。


母亲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猝不及防地炸响在脑海里,那是他听了无数次,反驳了无数次的观点,他不理解,也不接受,只想挣脱,想撕裂这个让他不爽的事实。


中年女人的声音单薄又凄苦,像是在劝说,又更像是无可奈何的哀求。


她说了这样的话,无数次。


“小凯,妈妈不能和他分开,如果分开了,他会做出什么我也不知道。”


“他杀我砍我,我都不怕,我就这一条贱命了。可他伤害你姥姥姥爷怎么办?他有精神病的证明,你也知道,现在他性情大变,这是他病愈后的后遗症,一旦他失去理智,咱们都拦不住他。所以我不能和他分开,我不能和他离婚,你明白吗?”


“他是你亲生父亲,他是你爸爸啊,他打你骂你,你就忍一忍,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人。”


“我求你了。”


“你还小,生活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小凯啊,你别闹了,你让让他,你别逼妈妈了。”


“妈妈求你。”


……


一次又一次,母亲的声泪俱下在他耳边回响。


许多次午夜梦回,难以入眠,他在一个人的卧室里,就能想到她的哀求。


无边的黑暗和窒息,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沉入了深深的海底。


他几乎不再想求救。


谁能懂呢?不会有人明白的。


手机屏幕却在这时亮了起来。


是王源。


“老王,你安全到家了吗?我妈说你半天没回消息,在图书馆门口的时候嘱咐过你回家报个平安,你也这么久没信儿,不放心你,我来替我妈,也代表我问问。”


一双温暖的大手将他从冰冷黑暗的海底托起。


心安下来了一点,入睡似乎也不困难了。


他只草草回了“晚安”两个字,就用被子裹紧自己,整个人开始睡眠状态。


这次的睡眠很沉很深,没有恼人的梦境。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才悠悠转醒,他摁亮了手机的屏幕,上面是一条新消息的提示,是王源昨天晚上发过来的。


“感觉你……不太开心啊,我随便猜的,猜错了别怪我啊。如果真的有不开心的事,可以和你哥们儿我讲啊,就算我解决不了,讲出来你也可以舒服一点的。不愿意讲就算啦。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你心情好起来。晚安啦,老王。”


什么啊,傻兮兮的。


王俊凯心里这样想,嘴角却不知不觉地扬起来,连眼神都不是浑浑噩噩的样子了。


不得不承认,虽然不知道是多深的程度,但至少还是被打动了吧。


就看到短信那一会儿的工夫,他发誓,只有那一小会儿,他突然,很想捏一捏王源的小肥脸。


评论
热度(4)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