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梦入少年丛5.

5.说到底都是学生之间的小打小闹,那几个普通班的捣蛋鬼也没下什么狠手,就给了王源几拳,警告他老实点,话说得难听了些。


王俊凯气喘吁吁赶到后门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走了,就剩下王源,教导主任在跟他询问情况,王俊凯不好打断,只好站在旁边。姚舒兰和他前后脚赶到的,她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跑出了一脑袋的汗,是真的担心学生。


王俊凯侧头看王源,王源的左脸颊有一点擦伤,手一直捂着肚子,很不舒服的样子。姚舒兰并没有怪罪王俊凯擅自离开考场,反而对他说:“领着王源去校医室看看吧。”


起初,王源还不想借他的力,笑着跟他插科打诨,说什么“你源哥没那么脆弱”,却没注意到王俊凯的脸一直很黑。


王俊凯脸黑有两个原因,一是埋怨王源,这家伙怎么这么蠢这么中二,还做什么英雄救美的傻事,他智障?二是埋怨自己,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听他挨揍了,就火烧屁股似的冲过来,还以为他出了什么大事呢。


王源,在他心里,原来这么重要吗?


怎么会呢?王源不过是一个一起玩的伙伴而已,那他刚才干嘛要那么紧张?


有什么东西感觉要呼之欲出,又被他在潜意识里回避,一时间就心浮气躁起来。


他想不出答案,脸还越来越黑。


但王俊凯内心的活动王源通通不知道,还张牙舞爪着说不用他扶,自己可以走,让他赶紧回去考试。吵得王俊凯是越来越烦,一个头两个大,干脆就不走了,站在原地对着王源满脸的怒气,声音大了好几度:“你他妈怎么这么多屁话?要不是你强出头,非要英雄救美,会有现在这样的事?老姚说让你乖乖跟我去校医室,你听不懂?被人揍了还不老实?真不让人省心。”他说完话回头就想走,又不能就这么抛下这个病号,就只好和王源大眼瞪小眼。


王源就更是生气了,换做是谁突然被人这样吼也不会笑脸相迎了。在他看来,自己本来就够惨了,结果好哥们儿不安慰他,还喊他骂他,说他屁话多,这还能忍?他也一股火气冲上头,想都没想就回嘴:“王俊凯!我做好事还叫逞英雄?换做你,你会袖手旁观吗?我被人揍我也不愿意啊。”讲到被报复这里,王源声音也小了不少,估计是委屈和难过劲上来了,低下头咕哝着说:“本来以为跟你是好哥们儿,你肯定能站我这边,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想的。”


这是他们熟起来之后,王源第一次叫王俊凯全名。王俊凯其实在自己喊完之后就后悔了,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烦躁,又碍于颜面,不好拉下脸来跟人道歉,就只能在一边僵着。王源却没打算跟他在这僵着,他说完“你居然是这么想的”之后,就甩开王俊凯搀扶的手,自己蹦着朝校医室走去。


阳光照出他的背影,倔强又决绝。


王俊凯朝他伸了伸手,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看着王源一瘸一拐的样子莫名火大,又气自己怎么这么过分,明知这家伙受了伤,还那样说他。


年少时期的人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倔强,谁都别扭着不肯迈出和好破冰的第一步,好像先提出和好的那个人会吃什么亏一样,就这么别扭着,为了那点毫无意义的自尊。


那天王俊凯回家后一反往日里自律的常态,捧着手机,盯着屏幕上和王源的聊天界面看了好久,心里两个小人在天人交战,小白人劝他主动服软,跟王源和好,小黑人又叫他不要低头。


很烦。


他本来,没想那样凶他的。


不知道怎么就搞成现在这样。


考完试会照例放一天假让同学们放松,托突发事件的福,两个人都没考完试,但也跟着放了假。王俊凯本想在家歇着,王源的事已经让他发愁,他想好好休息一天,却没想到偏偏是这一天,王巨峰和万云玲都在家,跟他们俩共处一室更让他难受,干脆直接就出了门。


王俊凯家在别墅区,出了门还要再走一段路,才会有公交车站。他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就保留了一个习惯:独自一个人坐公交车,一直坐到终点站,再坐回来。


六年级的一天,酒后的父母又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但是碍于还有其他亲戚朋友在场,没有上升到暴力的阶段。他耳机声音开到最大,还能听见谩骂的声音,酒后失控的王巨峰说着“我一伸手就能把你脖子nie duan,血管马上就pen出来,呲呲冒xue”的狠话。12岁的男孩子夺门而出,不顾身后家里人的劝说,站在公交车站牌前,来了一趟车,也不看班次,直接就登上了车。那是他第一次坐到终点站,无处可去又只好坐回来,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看着外面的灯光渐次亮起,夜幕缓缓侵吞了城市,街上人头攒动,车里总是有那么几个妇女和孩子的声音很吵,车载显示屏上循环播放着广告。


心境会慢慢平复下来。


这次他又出了门,走到车站等车,把家里压抑的气氛暂时抛在脑后,今天的气温有点低,他低头把脖子往衣领里又缩了缩,微微皱起眉头。接着低头掏出手机,下意识想找王源说说话,缓解一下烦闷的心情,手指却僵住了,悬在王源的聊天选项那一栏,迟迟没有落下。


他们还在冷战啊,他怎么就忘了呢。


公交车到站,王俊凯上了车,在后排挑了个靠窗的隐蔽位置坐下,戴好耳机闭上眼,仔细在脑海里搜寻关于这次冷战的讯息。起因是一次意外的突发情况,经过嘛……好像是自己不对。


其实要是他先找王源说话,也不是不可行,问题是,现在这样怎么跟他搭话呢?


16岁的中二少年在公交车上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完全没有发觉自己的样子多么像一个深陷情网却不自知的愣头青。


打断这种头脑风暴的是手机的铃声。


评论
热度(4)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