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丹青忘尘(上)

※给源哥的生贺。


       是个大晴天,盛夏的骄阳炙烤着地面,晒蔫了土路边的花花草草。王俊凯拎着行李箱,背着双肩包从小面包车上下来,腰间还系着件外套,像个进城的民工。不过事实恰恰相反,他不是进城的,是从城里进村的。他下了车,面包车的车门“砰”的一声关起,绝尘而去,扬起的灰土呛得他忍不住咳嗽。



       这什么鬼地方。



       王俊凯心里直犯嘀咕。他从昨天早上到今天中午一直赶路,此刻累得不想再挪半步,却也别无选择,只好沿着唯一的一条窄窄的土路走下去。正午的太阳又大又圆,那焦灼劲儿,像是不把他烤干就不罢休一样。



       但是王俊凯绝对想不到,走了二百米之后,一拐弯看到的景象,跟之前的烟尘狼藉完全不同,可以说是截然相反了。



       青山被流水分割两岸,延伸向他目力所不能及的地方,远处两山相交的地方甚至还掩着几缕缥缈的薄雾。流水平稳而和缓,偶有一只不知名的飞鸟划过,留下一声长鸣,回荡在山水之间。轻风拂面,鼻翼间嗅到的都是植物和泥土的芳香。他呆立在一棵粗壮高大的绿树下,只觉周身清爽舒适,赶路的疲倦不见了,六月天的暑气也散尽了,惊喜的情绪在胸膛中激荡。



       这莫不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



       王俊凯仔细打量着周围,忽然听见水面上传来人的声音,他立刻看过去,发现一叶小舟正慢慢摇过来,船上只有一个撑船的人,正冲着他喊话,像是要来接他。



       小舟靠岸,王俊凯上了船,撑船人面对着他,笑意盈盈,声音像是这山间的流水一样清脆悦耳:“你是王俊凯同学吗?”



       王俊凯在城里读书,看多了各种礼貌、客气、疏远、虚伪的笑,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这样干净纯粹的人了,一时间不禁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被撑船的男孩叫得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出神了,很是不好意思。



       “啊,是,我是王俊凯。”



       “太好啦,我看你拿着行李就像从城里过来的大学生,我接对人啦。”男生很高兴,眼睛看向他,表情欣喜。“我是王源,咱们还算是本家呢。”王源挽了挽袖子,开始把船划回去。



       王俊凯坐在一旁,他这才发现,王源的胳膊很细,这么细瘦的胳膊,却把船摇得很稳。他整个人的身体都非常清瘦,宽宽大大的棉布衣裤穿在身上,显得飘飘荡荡的,有点像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但是骨架并不小,肩膀够宽,还是能撑得起来衣服的。后脑勺小小的,翘起一撮呆毛,随着主人的动作晃啊晃,他看着就想起动画片里的慢羊羊村长,又被自己的想法逗笑。



       王源发现了他在笑,回过头问:“王俊凯,你在笑什么啊?这么开心的。”



       “没,”王俊凯收敛了笑意,认真地看起风景,转移话题说:“这儿的环境真好啊。”



       “那是啊,”王源流漏出一点小得意,笑眯眯地说:“大城市里没这么悠闲自然吧?你这三个月啊,就好好体验吧。”



       王俊凯刚想点头称是,但是突然又想到什么,连忙摇摇头:“那可不行,我来也不是旅游观光的,我得办事啊。”



       “嗨,”王源不以为然,“我当什么事呢,你放心,你就在这安心呆着吧,最后的考核一定让你合格就行了。”



       王俊凯一看王源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奇怪:“你怎么这么有信心我能合格的?”



       “到时候,只要我们村的村民都给你打高分,你就合格了啊。”



       呵,说得轻巧。王源轻松的样子让王俊凯觉得好笑又可气,心里暗暗腹诽这家伙太单纯,出言反驳:“你又不当村官,想得容易,哪那么容易让大家都满意。”



       但是王源接下来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他愣住无法回神。



       “我就是村长啊。”



       什么?



       王俊凯大惊,面前这个细瘦白嫩的人,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吧,是村长?



       王源看他这反应也明白了个大概,打趣道:“怎么,没想到吧?”



       王俊凯因为现在处于惊讶的状态,对什么事基本都是条件反射地回答,他老老实实地点头,还说了个“嗯”。



       这幅傻模傻样逗坏了王源,他笑起来,露出前面几颗小白牙,正好船也靠了岸,他固定好小舟,想帮王俊凯把行李拿到村委会去,这下王俊凯不愣了,他立刻拦了下来,自己拎起了行李。



       王源这小胳膊小细腿,让他拿行李,他总觉得要挎。



       王源却不知道王俊凯心里的想法,只当他是客气,还说:“客气什么,以后咱俩是搭档呢。”



       从水边向村内走,人烟多起来,山水之乡的农家自然气息也越来越浓厚。一条干净的小溪从村中央穿过,蜿蜒着汇入外面的湖内。溪流边绿树如茵,像是一把又一把互相盖着的绿伞。村里的民居基本都是一两层的,白墙黑瓦,瓦檐翘起,有几分古韵。时间正值午后,大部分人都在午睡,只有几个不睡觉的熊孩子在翻墙倒院地玩闹,偶尔有几声犬吠,微风掠过的时候传出树叶摩擦的细响。村里的民居基本都是一两层的,白墙黑瓦,瓦檐翘起,有几分古韵。



       静谧安详的午后让王俊凯也放松了不少,很快,二人就走到了村委。



       二层的小白楼,前面有一块空院子,停着两辆摩托车、一辆农机,一个小孩子玩的脚踏车。



       王源引着王俊凯上了二楼,指了一间屋子给他,王俊凯看了看,里面还算整洁,陈设很简单。王源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站在门口说:“你好好休息一下吧,过来也挺累的吧。我跟你讲,千万不要被刚才和平的景象迷惑住,这村子啊,鸡毛蒜皮的事多着呢。”



       王源说后半句话的时候,表情很是严肃。



       看来是切身体会,王俊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想笑。



       王源说完话,刚想关门,就被王俊凯叫住:“你也是来当村官的大学生吗?”



       “嗯,算是吧。”王源说完关上了门。



       王俊凯躺在床上,被子和枕头明显都是新的,还洗过晒过,有一股很干净的味道。



       什么叫“算是”啊。



       他不明白,也无暇思考,舟车劳顿,他没一会就见周公去了。



       天刚一擦黑,王俊凯醒了,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七点半了。他的确是累,居然睡了整整一下午。



       王源呢?王俊凯打算找王源好好了解一下村子里的情况,顺便和搭档好好交流一下,培养默契,有利于工作。



       他起了床,简单在二楼的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就下楼去找王源了。奇怪的是,一楼的三个房间都不见王源,王俊凯抬头看向院子,看到了正在院子里吹口哨的王源。王源站在院子里唯一一盏路灯下,哨声不小,他在屋里也听得见。而且他还看到王源的手伸在空中,比比划划着什么。



       这干嘛呢?神神叨叨的。



       王俊凯好奇,就走到王源身边问他,谁知刚出了半声,王源就冲他挤眉弄眼,还把食指比在嘴前,示意他安静。王俊凯安静了,他双臂交叉在前胸,他在等,想看看王源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过了大概四十秒钟的样子,王俊凯好像听见远处有什么鸟的叫声,叽叽喳喳,很多,很细小。然后这声音就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等到他能看清的时候,就发现从四面八方飞来了一大群……麻雀。



       他目测有一两百只,就在他和王源的头顶上盘旋着,绕着圈飞,鸟鸣声有点大,有点刺耳,但是还不到吵闹的程度。



       王俊凯:“你干嘛呢?”



       “看不出来吗?我引鸟呢!”王源说着就笑起来,眼睛一直没离开上方的麻雀。



       他真是爱笑,王俊凯看见王源的笑脸,这样想,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嘴角也跟着翘起来了。



       “干嘛要引它们来?”



       王源回答的语气里透着几分神气和欣喜:“我从小就能引它们来,习惯了。麻雀很善良的,和它们在一起比和人在一起开心多了,我刚才其实是在模仿幼鸟跌落巢穴的叫声,它们听见了,很快就来了。你看!”王源说着话,就把手中的碎鼓舞用力一抛,大半个院子的地上都布满乐谷子,麻雀纷纷低头去啄食。



       王源看着这样的场景,顿觉心情畅快愉悦,原本就洒脱活泼的气质更得彰显,他拍拍手里的碎屑要去洗手做饭。



       他洗着手对王俊凯说:“这么晚了,该吃饭了。饿了吧?看我给你露一手。”



       王俊凯望着地上的麻雀,没回话。



       他才发现,自己好像碰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人。


评论
热度(14)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