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简介谢谢❗❗❗❗❗❗但凡对队友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别来看我写的破玩意,我不配。

丹青忘尘(中下)

王俊凯是在傍晚五点多的时候回到村委会的,他刚刚一迈进屋内,外头的大雨就倾盆而至。刚刚他在回来的路上就看到山头黑压压的一大片乌云,于是一路上紧赶慢赶,终于在下雨之前回来了。



要说今天这天气也是奇怪,四点多的时候还没什么乌云,转眼就下起了瓢泼大雨。王俊凯喊了两声“王源儿”,没像预料之中一样得到回复,他走到王源屋子里,也没发现人影。



伤才刚好,又到哪跳去了?王俊凯心里犯嘀咕,看外面这么大雨,想给王源打个电话问问,偏偏王源的手机都没拿走,就放在桌子上。



又过了十分钟,雨势愈发凶猛,甚至没有一丝一毫停下来的意思,王俊凯控制不住自己的担忧,又自我安慰王源可能是在哪个乡亲家里,纠结得不行,坐都坐不住,火烧屁股似的绕着桌子转圈。



王俊凯随意抬眼看了一下,目光无意间扫到了后院的嵩嵩家。



王源平时经常会去嵩嵩家帮忙做做家务,难道是在嵩嵩家?



这个想法一出现,他立刻冲进雨里,跑向了嵩嵩家。几步路的距离,他急得都顾不上带雨伞。



此时此刻,王源正被困在一个山洞里,他进山的时候没带雨伞,没有手机,还没吃晚饭,刚在山里走了没几步就碰上大雨,又冷又饿,只好躲在山洞里缩起来,想着等雨停了再回去。谁知道这雨下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停。这么急的雨,平时都是阵雨,一会儿就会停,这次也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天都黑了大半,外面还是大雨如注。



王源有点慌了,他在丹渝村生活了十多年,也没见过几次这样凶的雨,以往的大雨都是片刻就雨过天晴了,下得久的多是毛毛细雨。他没带手机,没有雨具,天又渐渐黑了下来,山口到村里还有一段小路的距离,平时还好,下了雨就泥泞得很,路上也没有路灯,平时大家晚上都不会走那条崎岖难行的路,他也不敢轻易走出山洞。



王源在山洞里缩了已经一个小时了,夏季的酷暑高温被雨水冲得殆尽,他出门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只穿了短裤和半袖,现在又冷又饿,只好蹲下身抱住自己。



自从父母死后,他就很讨厌阴雨天,尤其是瓢泼大雨的时候。



雨夜的山岭里万物都静息,只有雨水从天而降,拍打在树的枝叶和山岭的岩壁上,声音稀里哗啦,水花四溅。



夏季晚上七点,丹渝的天空本还有一丝亮意,今天因为阴云密布也黑透了。



雷声在耳边炸开,眼前是天边闪电在绿叶和石壁上映出的狰狞白光,王源有些恐惧地闭上眼睛,最后眼底泄露出一线几不可见的脆弱和绝望。



一生最怕莫过于回到那个雨天。



王俊凯在嵩嵩家没看到王源,倒是嵩嵩的爷爷奶奶告诉他,王源有时候会到山里去走一走,散散心,说不定现在被雨天困在山里了,正在山洞躲雨呢,王源从小在丹渝村长大,对周围的地势很熟悉,叫王俊凯不要担心。



王俊凯听了劝告,在嵩嵩家等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已经七点了,仍不见王源回来,他再按不下心,便要进山去找,嵩嵩爷爷见状也跟去了,他也很担心王源,而且更熟悉地势,可以帮助王俊凯。



从村子到山口,晴天需要半个多小时的路程,现在天已经黑下来,又下着雨,路面湿滑难行,王俊凯和爷爷走了将将一个小时才到山口。



夜里八点多了,王源瑟缩在山洞里,坐在地上抱成一个团,雷声响起的时候他禁不住猛地一个寒颤。他已经在这里困了三个小时,四肢僵劲,头脑发麻,他想起父母在的时候,想起一家三口的美好时光,想起灾难来临的那个雨夜,又想起嵩嵩和嵩嵩的爷爷奶奶,最后想到了王俊凯。



王俊凯那个家伙啊,对他还不错呢。一开始王源根本没指望他能帮忙做什么,他以为王俊凯无非就是想来混个村官的好评,得到考研加分而已,根本不会帮村里的忙,那种从小在蜜罐里泡大的城里小孩,根本就不懂什么辛苦。



后来啊,后来他又发现,王俊凯虽然来到这是为了考研加分,但也是真的喜爱丹渝这个小村子和村里的人,眼神和动作都做不了假。他看着王俊凯和嵩嵩一起玩的样子,嘴角悄悄上扬。



父母过世后,他很久没碰到过王俊凯这样对他好的人了。明明认识没多久,但是这个王俊凯是真的对他很好。他为了鸽子从树上跌下来,受了伤,王俊凯监督他的一日三餐,给他做饭,帮他换药,还看着他睡觉,不让他熬夜。



王俊凯……是很好很好的人。



自从12岁的那个夏天之后,他几乎再没体会过那样的温情,是王俊凯唤起了那份缺席七年的暖意。



像漂泊已久的帆船靠了岸,像漫长跋涉的旅人到了家。



想到这,王源的眼睛有点发热,身体因为冷雨和饥饿而冰凉,眼皮下却洋溢着热热的水汽。



这样的感动,他许久不曾体会。



当幸福被冰封,快乐被冻结,笑容遭到囚禁,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还会有王俊凯这样一个人出现在生命里,他没什么过多的言语,只拿着一把钥匙,打开他心里的锁,再渐渐把暖流注入沉睡的冰洋。



生命中还有家人一样的温暖存在。



王源思绪万千,身体僵硬,不断打颤,不知道自己现在又胡思乱想到了什么方面,他忽然很想睡过去。



模糊地感知到似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王源所在的山洞离山口很近,王俊凯和嵩嵩爷爷走了没多远就发现了这个洞口,下了雨王源一定会找地方避雨,说不定就在哪个山洞里。他走进里面,用手电筒照亮,果然看见蹲坐在地上的王源。



从未见过这样脆弱的王源。



在王俊凯的印象中,第一次见到王源,他撑着一叶小舟来接自己进村。天气晴朗,山明水秀,王源站在舟上向他靠近,阳光在王源的周身镀上了一层浅淡的亮色光影。他望进王源的瞳孔,就看到了那人眼底散落的碎星光点。后来他对孩子的耐心,对村民的帮助,他全都看在眼里。印象最深的是王源对其他小生命的爱护,他站在路灯下招引麻雀时留下的侧影一直印在王俊凯的心间。鸽子受了伤,他自己摔伤也要救下它,行动不便躺在床上还因为鸽子的伤势心疼得红了眼眶。如果真如嵩嵩所言那般,王源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却还出落成了这样善良又有灵气的样子,他不敢想象这中间的成长经历了多少磨难。



他看着王源瑟瑟发抖的模样,心里又苦又涩,好像有很多细密的小针扎得心口一阵阵地发疼。两个多月来一向活泼灵动的人,怎么现在竟然变成这个样子。



王俊凯鼻腔发酸,二十岁的大男生眼里滚热,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觉得心疼。他把雨披盖在王源身上,一只手虚虚地环住王源的身体,另一只手去轻抚他的头顶,说出口的声音是二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温柔和关心:“王源儿,回家了。”



王俊凯一路把王源背回了村委,嵩嵩爷爷在后面帮忙扶着,回去的路上雨逐渐停了,等他们三人到了村委,月亮已经露出了一半脸。



王源发起了高烧,嵩嵩爷爷想帮忙照看,被王俊凯劝回了家,走之前还关切地说:“有什么事一定要来叫我们。这孩子的命苦,和我们嵩嵩一样,嵩嵩现在还有我们两个老骨头在,可是源源这些年……”他似乎说不下去,捂着眼睛不再说话,眼泪浸湿了老人干枯粗糙的手。



虽然王俊凯也很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王源还在屋子里发着高烧,时间又很晚了,他就没留老爷爷继续讲。



送走了老人,王俊凯回到王源的卧室。王源睡在米色的床单上,盖着薄棉被,脸色潮红,嘴唇干裂,喘息声艰难。王俊凯接了一杯温热的水来,用棉签一点点润湿他的嘴唇,又用浸了水的热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做完这一切,他起身去找了退烧药来,冲剂被沏成深褐色,苦涩的味道随着水蒸气弥散在小小的房间里。床上的王源虽然昏睡,却仍然像有某种感应一样翻了个身,背对着手拿水杯的王俊凯。



真像个小孩。王俊凯把杯子放在床头,尽量轻地扶着王源,低声说:“醒醒,王源儿,把药吃了再睡。”王源配合着费力坐起身体,靠在床头的软垫上,病恹恹地支起眼皮看向王俊凯,很没精神。



“吃药。”王俊凯把杯子送到王源嘴边,王源虽然浑身无力,闻到药味还是下意识想躲,翻身就要往被窝里钻,被王俊凯一把搂住:“喝了药再睡。”



“不喝。”王源的声音很小,还不清晰,只有肢体的抗拒很明显。



“不喝你的病怎么好?把你脑子烧坏了怎么办?喝完药喝点水就不苦了。”王俊凯的态度也特别坚定,连强迫带哄骗。



王源低着头闷了一会儿,还是噘着嘴一脸怨念地喝光了药,苦得他头皮发麻,肩膀忍不住抖了两下,五官都要扭在一起了。王俊凯赶紧递上清水,王源大口喝了半杯,冲淡了嘴里苦涩的味道,才钻进温暖的被窝。



起初他睡得很浅,睡意朦胧间感觉有人把一根凉凉的东西放在了他的腋下,他实在难受,也没管那么多,就睡了过去。



王俊凯把体温计从被子里拿出来,38.5度。他感觉王源额头上的毛巾凉了,就又去用热水泡了一下。忙完一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他经过晚上这么多折腾,也累得够呛,坐在床边看着王源的睡脸,现在他更好奇王源的过去了。



王俊凯坐了一会儿,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他也确实疲倦,但王源还发着烧,他实在不忍心让王源就这么病着一个人睡在这,那样他也睡不好。所以就一直守着他,给他换热毛巾,量体温,用酒精擦四肢。



从半夜到天边露出熹微的亮光,王俊凯的黑眼圈和胡茬都跑出来在他脸上耀武扬威,原本年轻帅气的一张脸,看上去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早上七点,王俊凯去厨房煮了南瓜红枣粥,王源是在白米的清糯和红枣的香甜气味中醒过来的。他缓缓睁开眼睛,眼中是熟悉的卧室场景,空气中米粥的味道让他昨天晚上就空荡荡的胃发出了饥饿的信号,大概是王俊凯的做饭。



他想要下床,一偏头就看到床头的体温计、毛巾、水杯和退烧药。



王俊凯照顾了他整整一晚上?



他被自己的猜想吓到,甩甩头想清醒一点,但是刚退了烧的头还很迷糊,被他这么一甩就眼前发黑,又要倒在床上。正赶上端着粥的王俊凯进屋,见他这样子,连粥都匆匆忙忙扔在桌子上就冲了过来,碗里的热粥洒了一些在手背上,他都无暇顾及,只顾着去扶王源。



王源坐正了身体,定了定神,目光直直对上的是王俊凯焦急的眼睛,然后就看到了他被烫红的手背。



“王俊凯,你的手。”他一下就抓住他那只被烫到的手,如果不是王源这么一碰,王俊凯自己都还没发觉到疼痛。他顿觉手背火辣得疼,猛地抽回了手。



“我……去冲一下手,上点药,马上回来。”王俊凯把粥小心翼翼地端给他,羹匙也给王源:“你先吃,不用管我。”



王俊凯跑到厨房的水龙头下草草冲了凉水,刚想去找药膏来涂,就在厨房门口看到穿着睡衣的王源,光着脚踩在地上。王俊凯看了就火大,这家伙难道不知道自己的烧刚退?就这么赤脚下床?他一步就站到王源面前,跟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人对视。这一对视,要说的话就硬生生卡在了喉间。



王源的眼睛通红,泪光在眼圈里打着转,但是却目不转睛,就这么眼都不眨地望着他。



他见不得王源掉泪。



于是再也凶不起来,说话的语调和声音像是冬日里一杯暖暖的蜂蜜水,他自己都没发觉怎么会这么温柔:“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没想到他这么一问彻底把王源的眼泪开了闸,泪水成串地从大眼睛里涌出来,顺着脸直淌。



“别哭啊你。”王俊凯急得看了一圈都没有纸巾,也懒得计较什么洁癖不洁癖,抬手就要擦王源的眼泪。



下一秒他怀里倏地一沉,王源已经猝不及防地紧紧抱住了他,脸正埋在他的肩上,眼泪浸透了夏季薄薄的衣衫,肩头一片潮热的湿意。



王源的鼻音很重,听起来有点委屈。



“王俊凯,12岁之后,你是对我最好的人。”


评论(4)
热度(6)
 

© 陈三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