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简介谢谢❗❗❗❗❗❗但凡对队友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别来看我写的破玩意,我不配。

丹青忘尘(完)

最后一部分有7000+,完结了,因为拖了太久了,就赶了一下完结了,可能有点烂尾。不好意思。



王俊凯让王源回到床上,王源坐在被子里,双腿蜷起,头发柔顺,身体抱成一团,看起来乖极了。王俊凯慌张地移开了目光,强迫自己不再看王源的脸,拿起粥来递给王源,说:“吃完再给你量一次体温,今天别乱跑,就在屋子里休息。”他说到这,抬眼注意到了王源欲言又止的犹豫小表情,了然地说:“你侍弄的那些花花草草,什么花鸟鱼虫,今天我来照看,你就在这歇着吧。”



王源却不是很情愿,他本来就不是很静得下性子的主儿,平日里习惯了东走走,西逛逛的,乍一生病,觉得好不自由。他心里没谱,嘴里又含着粥,支支吾吾地开口:“那我干嘛呀?一直睡觉都睡傻了。”说话的时候大眼睛就对着王俊凯眨呀眨,声音温柔又有点撒娇的柔软,直把王俊凯撩得心猿意马。



一个病号而已,怎么就这么勾人了?



王俊凯是个大直男,不懂得其中的弯弯绕,只知道自己的心跳得厉害。他咽了一下口水,故作镇定地从王源手里接过用过的餐具:“今天哪都不用去,也不用工作,你要是觉得一个人闷了无聊了,那我就陪着你。”说话间脸就发起了烧,眼神开始闪躲,跟个情窦初开的青春初中生没多大区别。



王源听完没说话,只是眯着眼美滋滋地笑。



清晨的阳光洒进来,王俊凯眼前的被子上撒着金灿灿的阳光,鼻间嗅到空气里氤氲着的大雨过后的新鲜水气,耳畔是飞鸟在树枝上清脆的叽喳声,干干净净的小山村里,王源正干干净净地笑着看他。



就这么一刻,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如擂鼓鸣奏般有力,一如此刻山间缓缓升起的朝阳。



他知道,他废了。



王俊凯就这么呆呆地看着王源,目光从发现自己心情之后的惊喜逐渐变成满满的爱意。



“嘿,怎么,傻啦?”直到王源伸手在他面前摆动,提高音调问他话,他才一个激灵从自己的情绪中惊醒。



接下来就是慌张。



王俊凯手足无措,一双手在空中乱摆了两下,看到门边的壶,一个箭步就冲过去拎了起来,转身就要去接水。



王源发觉出他的异常,连忙出声叫住他:“王俊凯!”



王俊凯一下子被叫住,触电一般回过头看王源。



“你,要去干嘛?”



他几乎是系统反射一样地立刻回答:“浇花。”



“可是,这个是喷药的喷壶。”



……



喷头上还有一些上次用过之后干掉的药印,就那么大喇喇地在那晃着,好像在让气氛变得更尴尬。



“啊,哦。”王俊凯放下喷壶就又要出门。



“你去哪?”



“去小学代课。”



“今天周六了啊。”



王俊凯的脚步又顿在门口,整个人的身体都僵住了,这时候王源又开了腔。



“而且,你穿的是拖鞋。”



……



王俊凯做什么错什么,心乱如麻,他折回身走到王源身边,余光瞥到床头的日历。



9月2号这个日期让他在慌乱中心头一紧。



再过一周,他就要离开丹渝了。



离开这里的山清水秀,离开嵩嵩一家人,离开小学里可爱的孩子,离开亲切热情的乡亲们,离开脱离世俗的这个忘尘谷。



离开王源。



多讽刺,命运让他在刚刚意识到自己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要离开这个人了。



一生中第一次,很可能也是唯一一次,他如此心动,如此在意一个人。



这样的现实让王俊凯迅速冷静下来,他接过王源手中已经被吃光了粥的空碗,走到厨房去洗碗。



王源坐在床上若有所思,他觉得奇怪,王俊凯怎么突然这么不冷静。



被王俊凯强制性要求必须在床上哪都不能去,他无聊得看着窗外的丹渝发呆。



哪里有那么严重,他只不是发了高烧而已,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王俊凯照顾他像照顾小孩子一样呢?



说起来,王俊凯要到离开丹渝的时候了吧。



王源想到这,拿起床头的日历定睛一看,果然只剩一周的时间了。



王俊凯现在对他这么温柔,还奇奇怪怪的,难道是因为要走了舍不得?不过他马上就否定了自己荒唐的想法,怎么可能呢?王俊凯又不喜欢他。大概他本来就是个好人吧,村小学的吴老师也很喜欢他啊。想到这,王源垂下了眼角,抿着嘴,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好吧,他承认,自己确实有点吃味了,就一点点,他发誓。



不管怎么样,这是王俊凯和他共处的最后一周了,王源在心里暗暗决定要让王俊凯开开心心地走,不留遗憾,也算他能为王俊凯做的仅剩的事情了。



这边王源正盘算着,王俊凯已经收拾好了厨房走了进来,见他坐在床上支着头,一副心事重重、若有所思的样子,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出现,就放轻了声音,悄悄走到王源身边,照着他形状可爱的后脑勺就是一个栗子。王源猛地一抖回过了神,王俊凯这个人,好是真的很好,作弄他的时候又真是孩子气,王源捂着头对上他的视线,王俊凯嬉皮笑脸地坐在床边,问:“想什么呢你,这么出神。”



“没什么。”王源只好草草掩饰过去,不然他要怎么说?想你呢?我舍不得你?



王源用尽量认真的语气叫他的名字:“王俊凯。”



“嗯?”



“今天晚上,你能不能跟我一起睡?”



别说王俊凯听到这句话怎么想,就连王源自己说完之后都愣住了。他怎么一时间就头脑短路,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呢。



王俊凯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笑得玩味,还逗他:“怎么?生病了想让人陪睡啊?”王源看着他欠扁的中二模样,感觉他的两颗小虎牙都着凉了。



但还是强忍住了怼王俊凯的冲动,眨巴眨巴大眼睛,像个乖巧的兔宝宝一样点点头,说:“想让你陪我啊。”



没办法,王俊凯要走了,他太舍不得他了。



令他出乎意料的是王俊凯听完这句话之后的反应,他眼神发直,跟中了邪一样,身体就欺过来,瞬间把两个人的距离缩短到三公分,连彼此的呼吸都交缠在了一起。



王源有点意外,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缩,想躲回被子里,王俊凯却步步不落,都要贴到他脸上了。王俊凯的气息臊得王源面色绯红,偏偏这家伙还要继续撩,借着这个亲密无比的距离用低音炮的磁性嗓音唤他的名字。



“源儿。”



王源有点慌,他不知道事情怎么就从他和王俊凯互相调侃变成了现在的情况,他更不知道,在王俊凯眼里,现在他面前的王源就像一只红眼睛水汽朦胧的圆兔子,浑身毛绒绒一团雪白,尾巴球瑟瑟发抖,却还是强作镇定,盯着他一副要哭的样子,说:“别过来啊。”



哪有什么威慑力可言?



王俊凯觉得自己确实是中邪了,王源就是解药。他抬手正想进一步动作,王源就在这时温柔地叫了他的名字。



“王俊凯。”



薄荷一样清凉的脆音被放得柔缓,带着安抚心境的魔力,最少能安抚正在躁动的王俊凯。



王俊凯骤然定住不动,僵着身体,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我在干嘛?



几秒过后,他像失了力气一样,颓然瘫坐在床上,想到王源信任他的样子,再想到刚才他心猿意马的冲动,负罪感几乎要完全吞没他。



烦恼的人只有王俊凯,王源并不烦恼,反而开心。被喜欢的人这样靠近,真的让他感觉王俊凯也喜欢他了。



所以当晚上王俊凯在二楼的卧室里刚刚躺到床上时,房间的门就被王源敲响了。



站在门口的王源睡眼朦胧,半袖和短裤露出细瘦白嫩的四肢。他有些不满地嘟囔:“不是说了来我这睡吗?”



一直到王俊凯躺在王源身边的时候,他的头脑都是当机的。



小天蝎偷偷扬起了嘴角,就这么两天了,一定要和王俊凯睡在一起才行。



因为喜欢他,所以一靠近他就很开心,一看到他就忍不住唇边的笑意。



就是这么喜欢他。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的时候,王俊凯去乡里开会,王源因为身体还要休息几天,被王俊凯强制要求不许工作,此刻正在案上作画。水中的游鱼已经绘好,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墨色的深浅很有层次,晕染得也极为到位,鱼儿仿佛真的要从宣纸里游出来。他继续勾勒着岸边的假山和柳枝,院子里就传来一阵脚步声。王源抬头一看,是村小学的老校长,连忙迎了上去。



王源扶他坐下:“老校长,您来了。”



“哎呦,源源儿啊,王俊凯呢?”



“他去乡里开会了,您有什么事,告诉我,我转告给他。”



“那你可要记得,一定要等他回来当面跟他说,不要发个信息就完事了。”老村长表情认真,像是有



什么大事,这让王源也不禁严肃起来,他正色道:“好。”



老人家突然又一笑,对王源说:“小吴老师明天早上就要走啦,记得和俊凯一起来给人家送行啊。”言语暧昧,王源一下就听出了老校长撮合的意思。



他虽然不太开心,却也不好表露,只能微笑着说:“好,您放心吧,我一定告诉王俊凯,让他去。”再回到案边,画作上糊作一团的墨色却揭穿了他的故作镇定。



王俊凯是踩着晚饭点儿回来的,他从乡里赶回村里,有些疲惫,回来一看王源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内心顿时感动不已。他想,这要是能和王源就这么在一起该多好,他们俩现在简直就像过日子的小两口一样,早上醒来第一个看见的人是王源,入睡前陪在身边的还是他,真感觉别提多美好了。可惜,他马上就要离开了,王源也是直的,没可能和他一起。



虽然桌上摆着做好的饭菜,但王俊凯却注意到,王源好像兴致缺缺的样子,吃饭也不像以往那么认真了。王源平时吃饭的样子特别认真,可爱得紧。



他想了想,还是试探性地问:“身体不舒服吗?”



王源咬着筷子,声音也没精打采的:“没。”



“怎么吃得这么少?”



“没事。”王源站起身就要收拾自己的碗筷,很明显,他吃完了。



“哎。”王俊凯想叫住他多吃一点,王源也在这时顿住身体,说了一句:“今天老校长让我告诉你,明天早上小吴老师就要走了,让咱们去送她。”



王俊凯一听就有点头大,他对那个女孩子没什么感觉,偏偏乡里乡亲都极力撮合,他也不好说什么让大家都尴尬的话,其实他还是喜欢王源。所以他听过之后下意识追问了一句:“你想去吗?”



“我?”王源转过身,面对着王俊凯,他实在不明白,王俊凯为什么要这样问。



“嗯。”



“去吧,老校长特地来说的。”王源的语气很平淡。



“哦,那我也去。”



王俊凯这种“你去我也去”的逻辑让王源有点莫名,但是还是没问什么,就回了自己房间。



王俊凯收拾好碗筷,想去王源那屋睡,却被王源赶回了自己屋里。他洗漱上床,已经十点了,他白天去乡里已经很累了,却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



到底忘了什么呢?他想不起来,正打算放弃,就听见楼下厨房里窸窸窣窣的响动。难道是进贼了?王俊凯找了把扫帚,就轻手轻脚地慢慢下了楼。



厨房的灯亮着,熟悉的身影正在灶台前转悠。



是王源。



王俊凯放下扫帚,靠在厨房的门框上,语气悠闲:“晚饭不多吃,现在饿了吧?”



王源听到他的声音,也并没有回头,更没说话。



王俊凯被王源今晚的异常情绪搞得不安,直接走到王源身边,把人围在自己和灶台之间,低下头在王源耳边温声问道:“怎么了你?谁惹你不开心了?跟哥说,哥帮你啊。”



说完眼睛期待地看着王源。



王源本来还有些小郁闷,被他这么中二的表现逗得一下就笑了出来,伸出手作势要推他,其实也没用力气,扭头只给王俊凯一个可人的侧脸,声音细小地说:“什么呀,你起来。”像撒娇一样。



王俊凯见他不好意思,也不磨人,直起身接过王源手里的速冻饺子,说:“回你屋里等着吧,我给你做好端过去。”



王源却还不走。



“怎么不回去啊?”



“嗯……我想看着你做。”你要离开了,我不舍得你,想多看看你啊。王源这样想,却不能说出口。



王俊凯不知道王源心里的潜台词,但他只想顺着王源的意见,反正也不是什么关键的事,索性就由着他看了。



王源站在一旁,静静看着王俊凯的背影,好像要把这形象刻进自己的脑海里永不磨灭。从他12岁以后,已经七年没有人专门为他一个人做一顿饭了。王俊凯煮饺子的模样和印象里母亲模糊的背影重叠在一起,让王源的鼻子发酸。



热腾腾的饺子很快被端上了桌,王俊凯给王源倒好了温水,坐在一边看王源吃饭的样子就觉得暖心。王源吃到一半,突然抬起头看他。



“怎么了?”



“王俊凯,今天白天的时候,我是不是跟你说,你是12岁以后对我最好的人。”



王俊凯点点头,确实有这么回事。



“你刚才做饭的时候,背影让我想到我妈妈,她也是那样给我做饭的。不过已经七年没做了,以后也不会有了。”



王俊凯不知道说什么话来安慰他,从小失去父母的滋味他不知道。



王源见他没说话,又自己继续说了:“你过几天就要走了,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啊?”



终于要对他说自己的故事了吗?王俊凯洗耳恭听。



“七年前,我在C市的一个县城读书,我爸爸妈妈在那工作,那年C市发生了七级的地震,你应该13岁吧,还记得吗?当时地震的区域很大,我和我爸爸妈妈都在震中的那个县城。晚上九点,地震来的时候,他们为了保护我,丢了性命。嵩嵩的爸爸妈妈也死在那场地震里,当时嵩嵩就在丹渝村,这边的地震没那么严重,所以没什么大的损失。可是县城里就不一样了,我那时候在县城里读初一,全校师生一千多人,就只有十几人活下来了。”



王源说话的时候表情很平静,大概是过太久了。王俊凯怎么可能不记得那场地震?那是他从小到大碰到的最严重的地震,每天放学回家吃饭,电视里都在滚动播出灾区的情况,大人们也都在谈论这场浩劫,有的人看到灾区的一些新闻忍不住落下泪来,学校还组织了捐款。可他那时候太小,而且地震的地方在南方,他是北方的孩子,相距甚远,年级又小,没有什么深刻的体会。



光阴荏苒,王俊凯没想到自己今天会和那场灾难的幸存者面对面促膝长谈,更没想到王源居然就是那场灾难的幸存者。



“我后来就回了老家,在丹渝的老房子里自己生活,亲戚和乡亲们也经常照应我,还有一些社会上的爱心人士来帮扶。虽然我还不至于到到大街上讨饭的地步,现在成年之后也能自己照顾自己了,但是,我也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人。我的大学生村官体验,就是在我自己的老家丹渝村做的。王俊凯,其实,你刚来到丹渝的时候,我并没有指望你能真的帮村子里做什么事,你们这种城里子弟进村子里来体验的,我在N大也见多了,都是为了混一点加分项,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打算搭理你,就让你在这住着,到时候再送走,井水不犯河水,挺好的。”王源的声音停住了,他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又鼓起勇气对上王俊凯的目光,声线有点颤抖:“可是你对我太好了,王俊凯。”他说了这句话之后好像就脱了力气,像被人抽掉了骨头一样瘫软了身体,脆弱地伏在王俊凯的肩头,鼻音明显:“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可不可以,不要对村里的人这么好。大家都很喜欢你……”说到这他止住了话头,不再言语,呼吸深重,像是在尽力按捺着什么情绪。



王俊凯抬手搂住王源骨架较宽却很瘦削的身体,手掌不自觉用了一点力气,按在王源的肩头,掌心渗出汗湿的感觉,音调大概因为紧张而变得有些奇怪。



“那……你呢?王源,你,喜欢我吗?是像乡亲们一样喜欢我吗?”



王源只是摇头,又把脸往王俊凯的肩窝里埋,双拳紧握,掌心都被指甲刺得生疼,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克制住自己想要回抱王俊凯的动作。



王俊凯不依不饶,继续“逼问”:“你喜欢我吗?”



王源,你喜欢我吗?



像我喜欢你一样地喜欢我?



你和我抱有同样的心情吗?



王俊凯太想知道这个问题了,这个答案对他来说无比重要。



王源的头却不再挪动,只静默地保持着埋肩的姿势。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五分钟的时间就在这样令人窒息的寂静夜晚中溜过,王俊凯的肩膀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开始酸麻,就连隔壁村委大厅里的挂钟声似乎都格外清晰,分毫不差地传进他的耳内,也在一寸一厘地磨光他的勇敢。



王俊凯认命地闭上眼,心底有些嘲讽又绝望他一直都很努力了,努力去对王源好,努力学着如何爱一个人,只可惜王源不喜欢他。



强求不来。



一刻钟前告白时眼底期盼的光芒暗了下去,他把自己的手挪到王源的头上,动作缓慢又不舍,心开始隐隐抽痛,但还是推开王源了。



他站起身要离开,即便这样也没忘记拿走用过的碗筷,收拾好桌面。他端着盛满了饺子汤的碗走到门口,还不忘了回头叮嘱一句“明天早上别起晚了”,他刚回过头想说这句话,只吐出了“明天”两个字,就被王源一头扎进了怀里。



怀中的小脑袋温温热热,头发蓬松,洗发水的味道还有些许残留,他一时间愣怔住了,没反应过来,只低头看着王源。



王源闷闷地小声说:“喜欢你。”



短短三个字几乎将他的心融化,王俊凯的脸上开始浮现出情不自禁的笑意,他也顾不得什么碗啊汤啊的,干脆一下就把瓷质的碗摔在地上,发出扰人的脆响,汤汤水水流了一地。他也不管不顾了,空出来的手立刻紧抱住王源,言语中是难以自抑的兴奋,他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喜欢你。”



“再说一次。”



“喜欢你。”



“再说。”



“喜欢你!”



“再说!”



“喜欢你!喜欢你!”



“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王源从他怀里站直,冲着王俊凯大声喊,王俊凯也喊,两个人大半夜喊得恨不得锣鼓喧天,像两个中了大奖的幸运儿。喜色都溢于言表,再不需隐瞒了。



他们互为彼此生命中最珍贵的特等大奖。



王俊凯作势就要亲王源,王源却在这时伸手捂住了王俊凯的嘴,推他的脸。



被推开的人一脸委屈和无辜:“干嘛不让亲?”



“你明天还要去送女老师。”王源气得嘟起嘴,他现在终于有资格这样做了。



“你不愿意我就不去了,你拿些东西去送送她就好了。”王俊凯牵住王源的手,唇抵上王源光洁白嫩的额头,他才不想考虑那些无关紧要的琐事,他现在只想好好亲吻他的小男朋友。



王源也满意地笑弯了眼:“嗯,这还差不多。”然后毫不犹豫地主动仰起头,对上了王俊凯的一双薄唇。



原来和喜欢的人接吻是这么令人欣喜若狂的事。



他应该早早就告白的,早知道王俊凯也喜欢他的话。



真是太蠢了。



不过现在,也不晚。



他想着想着就笑得更开,被王俊凯刮了一下鼻头,含着他的下唇不清不楚地说:“想什么呢,接吻还不专心。”



王源的村官体验期比王俊凯要长一个月,两人这次虽然在同一座城市念大学,却也不能一起回去。王俊凯走的那天,坚持不让王源送,说自己就可以了,让王源好好歇着吧。王源也坚持要把王俊凯送到车站。最后取了个这种的主意,让王源把他送到了村口。



后来啊,岁月斗转星移,有一天小王先生的鸽子不幸老死了,他的大王先生买了只新的送他。小王先生知道的时候正坐在床上,他只是笑着摇摇头,靠在他家老王肩上说:“俊凯,你大概不知道我十九岁的时候为什么为了一只受伤的鸽子掉眼泪。”



“为什么?难道不是因为你一直都对动物植物很有爱心吗?”



“不是哦,这只它不一样的。我爸爸生前很爱养鸽子,他去世之后,那些鸽子死的死,飞的飞,只剩下一只小小的幼崽,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像极了12岁的我。我就把它养下来了,说是我养他,但其实我人生中那段艰苦,还有后来碰到你的幸运,全都是它陪着我。我们是一起成长的,它是爸爸留给我的怀念。”王源说话的时候眼睛里流淌着暖意,看得王俊凯心尖发颤,这么多年了,他看到这个人干净的眼睛,还是每一次都万分心动。



“鸽子的寿命不算长,就二十多年,现在我过得很好了,有你替它来陪我余下的人生,所以爸爸就把它叫回去了。它去陪爸爸了,那我就要用心送它走,不要替代它的其他鸽子了。因为我有你啊。”



最后六个字透着明媚的幸福,听得王俊凯眼眶发酸,心头又暖又涩。



他在王源干爽的发顶印下一个浅淡的吻,不带任何欲望,然后和他静静相拥。



他的小朋友啊,真是很好很好的人。



是上天的馈赠,是他不知几世才修来的妙缘。



三十多岁的男人像只赖皮的大猫,挂在王源的身上,王源招架不住,倒向身后的枕头,被王俊凯压住舔wen脖颈和颈窝,痒得忍不住发笑,手上又不用力气推他,虚虚地挡着,说:“干嘛啊你,哎呀。”



王俊凯把嘴凑到他的耳边,低声告白:“我刚刚又发现了一次,我真是的很爱你啊。”



王源轻笑:“傻子。”



“是你的傻子。”


 

不论过了多少年,王俊凯都深深感激自己当时去做大学生村官的这个决定。就算哪天头发斑白,在远离世事纷扰的忘尘山谷里,王源撑船背光来接他的画面也依旧鲜活如初。他在忘忧的山谷里遇到一个画得一手好丹青的妙人,即使历经艰辛,那人都不曾不认真对待生命和生活,恰恰相反,灾难把一块璞玉雕琢得绝世独立,也刚刚好被他捕捉到这样的美好。



人生如此,幸甚至哉。


评论
热度(31)
 

© 陈三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