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对队友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别来看我写的破玩意,我不配。

与爱为邻1

晚上七点,C城华灯初上,王源坐在西餐厅的一张原木桌边,对面的座位空空如也,或许还留着几分人体的余温。



他的相亲对象在30秒前刚刚离开,来相亲的姑娘是个拉拉,上来就跟他挑明了是被家里逼着来的,他也无心强求,就直接放人家走了。



今天是十二月四号,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个相亲对象了。



王源和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不太一样,他不是被家里逼着相亲,而是自己认为二十七岁是应该成家立业的年纪了,主动联系相亲的。可惜不管是身边的同事还是相亲的姑娘,都把他当成儿子,一看他就满眼的母爱光辉,今天这位更要命,干脆就是个弯的。



最关键的是,他自己对这些形形色色的女生也没什么心动的感觉,上学的时候谈了两次不痛不痒的恋爱,他根本都没有想和姑娘上床的冲动。他也怀疑过自己会不会喜欢男的,还找了两部男男的剧来看,也是没什么感觉。



这几年身边的朋友和曾经的同学都渐渐开始成家立业,就算没结婚的也开始跟恋人出双入对,家里不催他,他自己却开始着急了。



这次的相亲又失败了,王源颓然靠在椅子靠背上,捏了捏鼻梁,心里很累。他闭上眼想自己静一下,分析分析到底是哪出了问题。人一旦闭上了眼,听觉就会成为接受外界信息的主要渠道,也就是说,听觉会变得敏感许多。餐厅里钢琴手演奏的乐声就这样引起了王源的关注,不是西方的经典乐曲,而是一段他听了十年的旋律,多年来一直受到年轻人追捧的《从前慢》。音乐让他逐渐沉静下来,西餐厅里人们用餐和谈话的声音都很小,他这样都有点睡意了,思绪也开始飘回过去。



大一的时候,一次近代文学史的课上,老师讲了木心先生,自然就提到了木心先生那首圈粉无数的《从前慢》,被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传播,唱成歌曲,变成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先生在诗里提到“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当同学们都在感叹先生的文采和深情时,只有他对这句话抱有怀疑的态度,真的会有人,一生只爱一个人吗?就算通讯不发达的古时候,会有人一辈子只爱一个人吗?



寒假回家,他问起母亲这个问题,四十多岁的女人眼角的皱纹已经不浅了,不惑之年的人总是很淡然,她摇摇头,笑着看自己十八岁的儿子:“太难了,一个人一生或许可以长久地钟情于另一个人,却不会唯一只爱一个人。”



王源不死心地继续问:“一定不可能吗?”



“或许会有人一生只爱一个人的情况,但被爱的那个人不会一辈子只爱他。而且这种概率太小了,几乎可以忽略。”



王源似懂非懂,追问道:“那外公外婆呢?他们不是爱了一辈子吗?”



妈妈的笑意加深了两分,站起身来要去看厨房的锅子,她抬手揉了揉王源的头发,打趣:“他们那叫过了一辈子,和爱不一样。哎呀,我的源源还没过青春期啊,保留着这种美好的梦想。”



“妈妈,”王源有点不好意思,欠身躲了一下母亲的手:“我不是青春期没过啦,我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两个人长久的相亲相爱,必定是建立在一个人更多的忍耐的基础上的,所以只会是一个人一生只爱另一个人,而不会是双方一生都只爱彼此。”



王源不再作声,他当时年纪轻轻,资历尚浅,仅有的两次学生时代的恋爱经历也都索然无味,刚成年没几个月的男生根本不能理解爱的意义。



母亲说:“你以后慢慢就会懂了。”



二十七岁的青年睁开眼,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懂,反正现在还是不懂。



玛格丽特·奥杜曾经在作品中写:“我已经二十岁了,还没有一个人来向我谈过爱情。”



但他现在马上就要奔三了,爱情却迟迟不来。



王源回到租住的公寓时已经是九点多了,他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冲了个澡,吹吹头发就要上床睡觉,门就在这时被人敲响。



他懒散地挪到门口开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也在同一时刻亮起,是房东阿姨的消息。



——小源啊,今天晚上跟你合租的小伙子就到了,你们两个年轻人要好好相处哦。



王源并没有能及时地看到这条新消息,所以他在开门的一瞬间是大脑当机的状态,脱口而出就问:“您是哪位?找错门了吧。”



门口的男生看起来和他年龄相仿,深夜室外的气温很低,男生拎着两个行李箱,还背着一个双肩包,周身裹挟着寒气,刚洗完澡的王源被凉得一个激灵。



男生的头发有点乱,深夜赶来也比较狼狈,他挠挠头发有点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才到,打扰你了。我是来跟你合租的,阿姨应该跟你提过吧,王俊凯。”他自报家门,就要把行李箱往屋子里推,外面实在寒冷,让人迫不及待想到温暖的房间里去。



“哎哎!”王源声音大了一点,就要拦着王俊凯进屋,他没听阿姨说合租的新室友今天来啊?而且这么晚才来,还比他高大半个头,万一不是真正的合租人,想行凶抢劫怎么办?王俊凯的动作因为王源的推拒而停止,他看向王源,一脸的不解。



王源清清嗓子,有点尴尬:“阿姨没跟我说过你今天要来,而且她也没告诉过我新室友的名字,我……”



“哦,这样啊,那可能她忘记说了,我给你看她联系方式,我通讯录和微信里都有姚阿姨。”王俊凯把手机调好,拿到王源眼前,正是阿姨的微信,而且姓氏也说对了。王源这才放下戒心,想到刚才的误会连忙道歉,主动要帮王俊凯拿一个行李箱。



“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把你拦在门外的,抱歉啊。”王源要拿行李箱,却被王俊凯笑笑说不用,自己就接了起来。



进到屋子里,暖意驱散了冬夜的寒冷,王俊凯大晚上搬家,折腾了一顿,此刻终于可以喘口气,他脱下厚外套,王源也关上了门,嘴里随意问到:“我是王源,你刚刚跟我说你叫什么来着?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哦,王俊凯。”王俊凯也不是小心眼儿的人,又报了一次自己的姓名,说完俩人都愣住了,动作定在原地好几秒,盯着对方的脸,怎么看怎么觉得熟悉。



还是王源从玄关走过来,站在王俊凯身旁,不确定又有些惊喜,试探地问:“你是不是以前在月亮岛高中上学,还打过篮球?”



“我们一起打过篮球吧?”王俊凯接上他的话,表情呆呆的,显然还没有从这样的巧合中反应过来。



“我只是课余时间偶尔跟同学玩一玩,所以对你印象不太深刻。你好像……大我一届?”



“对,我记得你那时候投球姿势特别奇葩,还一投一个准。我当时因为这个事,对你一直有印象。”



租房子遇到一起打过球的同校同学,可以说是很巧了。王俊凯一直到现在都记得高中时期,王源站在三分线外投球的样子,模仿他们年轻时候大热的《灌篮高手》里面的动作,像端着个花盆似的,身体伏低,双手猛地直直抬起,球就飞出去,稳稳落在篮筐里。王源第一次使出这招的时候,周围的一帮男生都看呆了,过了几秒,纷纷鼓掌,篮球场上响起潮水一般的掌声,还有几声叫好。



王俊凯那时候17岁,上高二,沉迷《海贼王》无法自拔,没怎么看《灌篮高手》,他觉得那是那帮长头发穿裙子的小姑娘看的,他个青春热血好青年,才不会对着里面的帅气人物和招式犯花痴。直到王源的投篮姿势震惊了他,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准备下一场了,王俊凯赶忙戳了戳平时一起打球的吴诚,问:“哎,刚才那个投篮的人是谁啊。”



“你说姿势特奇特那位?他是高一的新生,好像叫王源,平时来得也不多。”



王俊凯挠头:“他这姿势……哪学的啊?”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估计没有教的吧,自己看动画片学的吧。”



“还有这样的动画片?哪部哪部,我也想看。”王俊凯很感兴趣。



“《灌篮高手》啊,你不会不看吧,大家都看的。”吴诚看了他一眼,有点吃惊。



“回去就看。”



王俊凯果然说到做到,回了家之后翻来覆去刷了好几遍《灌篮高手》,重点钻研里面人物的招式,摸得那叫一个门儿清,却没再继续注意那个叫王源的小学弟,王源不常来,他们不在一个年级,平时也没什么交集了。



因为王俊凯到公寓的时候已经不早了,为了不耽误王源,也不耽误自己休息,他简单洗漱之后就去自己房间睡了,打算明天再仔细收拾行李。


评论(2)
热度(26)
 

© 陈三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