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简介谢谢❗❗❗❗❗❗但凡对队友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别来看我写的破玩意,我不配。

与爱为邻2

第二天王源照常上班,王俊凯因为刚刚调过来,所以给一天安顿的时间,明天再正常工作。王源来到办公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刚来就注意到隔壁一直空着的位置居然被堆上了文件夹,电脑也换了新的,一副要来新人的样子。王源敲了敲前面的隔板,坐在对面的刘志宏探出头。刘志宏是单位里消息方面的小灵通,人脉挺广,人情世故也比较练达,一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同事们都喜欢跟他打听情报。



王源喝了一口手里的热咖啡,问刘志宏:“咱们办公室要来新人了?”



刘志宏的表情颇为隐晦,一改每次侃侃而谈的样子,压低声音凑近了头告诉王源:“是要来个狠角色的。”



坐在自己隔壁的不就是普通职员?还能是什么狠角色?王源不懂,就继续追问。



“哎呀,就是来得比较复杂,我也不好多说。高层的事情,咱们还是少问,说多了引火烧身。我可以跟你说点别的,比如老板的秘书最近又泡了哪位富二代。”刘志宏说着说着就开始不正经。



王源不想跟他扯这些有的没的,直接说:“你就告诉我来的人是管理层还是普通人?”



“这个嘛。”刘志宏笑得突然狡黠起来,眼睛眯眯,暗示的意味很明显。



“一顿牛排!”



“得嘞!”刘志宏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细细讲给王源:“我也是听说要调来一个职员,就坐你隔壁。不过这个新人好像有点来头,大概是个人物,咱们以后还得谨慎点相处。”



王源听完了然,他想也不过是有些后台,托关系直接来单位工作的小年轻关系户,这种人在各个行业各个时期都不少见,也会心地冲着刘志宏笑了笑,没再多问。



晚上下班回家,王俊凯已经把自己的行李都安排妥帖,正在厨房大显身手,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头也没回就对王源说:“回来了?马上就要开饭了,你还没吃吧,一起吃点吧。”



王源晃了晃神,换了衣服和鞋,就要去厨房帮忙打下手,王俊凯却说马上就要做好了不需要帮忙,如果想帮忙可以等吃完饭洗碗。王源只好坐在客厅沙发上等着王俊凯做好饭。他平时回家都是一个人,如果没有应酬,晚上自己随便吃吃就算了,也很少打开客厅的主灯,都是开餐桌边的落地小灯凑合的。今天王俊凯开了主灯,把灯光调到一个刚刚好的柔光程度,许久不开的电视机里放着新闻联播。王源踱到落地窗边,窗外万家灯火,很多在外辛苦工作的人都回了家,一个个亮着灯的窗口看得人心都安定下来,路灯静默地守卫在路边,也目送着川流的车潮。他的鼻间嗅到热腾腾饭菜的香气,吸油烟机工作的呜呜声提示着家里还有第二个和他一起居住的人。



这样安稳的感觉,自从他少年离家一个人住以来,就未曾体会到了。



而立之年真的要成个家了,他需要这个家,他知道。王源看着外面的五光十色出神地想。



他已经过了年轻人谈情怀的矫情年纪,立业、成家,三十而立,这才是现在的他需要面对的事。有了工作和车,接下来就是买房和娶妻生子了。从小妈妈就告诉他,什么年纪的人要做什么年纪该做的事,他也不想让家里人烦心,所以找女朋友的事情他一直很上心,可惜总是遇不到合适的人。他的脸蛋长得太纯良无害,像个大学生,打扮打扮说是高中生都有人信,那些女生根本不真的把他当做结婚的对象来考虑,都对他满心的母爱。



“王源,来吃饭吧。”王俊凯叫他吃饭,打断了王源的思绪。



“哦,好。”王源走到桌边,这才看清王俊凯的成果,一道醋鱼,两份紫菜蛋花汤,砂锅里煨着排骨和萝卜、山药,西芹泛着通透的嫩绿色,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



“哇,王俊凯,你不用弄这么多的吧。”王源掩饰不住惊讶,手明显更加务实,已经开始夹西红柿炒蛋里的鸡蛋了。



王俊凯温和地笑笑,给王源盛好了饭,自己也坐下来。



“昨天晚上到得太晚,打扰了你,而且也没来得及正式问好,今天给你做顿饭,算是补上了。我平时没事的时候还挺喜欢琢磨厨艺的这几道家常菜应该还可以,你尝尝味道。”



还挺客气的。王源想着,也没多谦让,就直接开吃了。



王俊凯的手艺是真不错,做的东西色香味俱全,王源中午本来吃得挺好的了,以为自己晚上吃不下太多,此刻全然改变了之前的看法。吃货的胃已经完全被王俊凯所收买,吃到后半段王源就放开了性子,夹着山药往嘴里送,还不忘了夸王俊凯:“老王,我以后能叫你老王吗?你做饭太好吃啦,现在做饭做得这么好的男生简直就是宝啊,你长得又不差,小姑娘肯定都抢着要你。谁要是能和你在一起,也太有福气了吧。”他自顾自说着,埋头专注吃饭,全然没注意到王俊凯嘲讽的苦笑。



可是偏偏有人她就不珍惜这个福分啊。王俊凯想到这,眼帘垂下来,不再作声,也没了笑意,显得很落寞。



纵使王源再怎么开心得忘乎所以,也注意到了王俊凯此刻的异常情绪,他抬起头,小心地试探着看向对面的室友,声音轻轻:“你……怎么了?”



“啊?”王俊凯被问得回过神来,掩饰地站起身:“没事,我就是没休息好,刚到新地方有点不适应,没关系。你吃完了吗?”



“嗯。”



“那我收拾碗筷了。”王俊凯把空碗叠在一起,被王源接过来:“不是说我收拾吗?碗我来洗,你既然没休息好,就快去洗漱睡觉吧,交给我好啦。”



王俊凯躺在床上,虽然关了灯,却仍然没有什么睡意。最近的事情太多,让他有点疲于应付,累到一定程度,反而难以入睡,有一种身心都被透支的缥缈感觉。



他平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偶有几声汽车鸣笛传入位于15层的卧室,告诉他他还没进入睡眠状态。



这样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九点半,卧室的门被人轻叩了两声。



王源?



王俊凯坐起身,走过去开门,不清楚这个室友要来干嘛。



他打开门,王源递给他一个米色的新保温杯。



“这里是薰衣草茶,前几天我妈寄给我的,有安神的效果。我估摸着这个点儿你可能还没睡,就试着敲一下门,没吵到你休息吧?”王源看着他,语气礼貌又关心。



这时候的王源也刚洗过澡,散着点热气,穿着起居服,头发蓬松,长相又很显小,表情放松又温柔,大眼睛干干净净看着王俊凯,是很多人看了都会心里一暖的纯粹模样。王俊凯也不例外,只是他现在心情实在不好,连微笑都很难,就仅仅简单表示了自己的谢意,接过东西又躺回床上。



临睡前不禁有点自责,王源是个不错的新室友,最起码现在看起来人真的很好,还算是个旧识,刚才自己对他未免有点冷淡。明天又要正常上班了,一想到去单位,他刚才才缓和一点的情绪又低沉下去。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可以永远不去单位上班,不如干脆换一家单位,换一个地方或许可以让他忘掉不美好的过去,不想那些不幸事,也省得心底总是密密匝匝地针扎一样作痛。可他现在好像……连跳槽都很难办到了。



喝了几口温热的薰衣草茶,兴许是茶水真的起到了安神的功效,他渐渐进入了混沌睡眠中。



王源也是刚刚知道自己这位神秘新同事的真实身份,事情太出乎他的意料,以至于他盯着隔壁的人看了五分钟,也没问出一句话来。



王俊凯一大早上就来擦自己的桌子,搞搞卫生,摆放好文件,电脑开机,自己倒了杯开水,忙完了一切,坐在椅子上,才偏过头对上了一直端详自己的好邻居王源的双眼。



“太惊讶了?”



王源点头。



“我今天早上走得很早,为了早点来整理收拾一下。没想到,居然和你一个单位,还坐隔壁。王源,我们还挺有缘分的嘛。”



王源听他话开始多起来,也从惊讶的情绪里逐渐适应过来,打趣道:“老王,以后一起上下班啊,正好回家也是一起了。”



王俊凯却并没有轻松地回答他,反而沉下了脸,表情也阴郁下来,再说话的声音就很小了,小到王源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可能没有你们那么好的运气了,能准时上班下班。”



喃喃低语传进王源耳朵里,不能准时上下班?怎么会?王源下意识就追问了一句“为什么啊”,可是没能得到那人的回答,王俊凯的冲着他笑了一下,就自己去忙工作了,那笑容看得他觉得又苦又涩。



怎么会有人笑得这么心事重重呢?不想笑就不要笑嘛,这是他见过的最丑的笑脸了。



他不明白,只隐隐发觉到,王俊凯似乎有一个别人都不太了解的空间,里面都是他自己的过去,别人不知道,也永远无法走近。



他的好邻居,快乐很少,忧愁多多。


评论
热度(14)
 

© 陈三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