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对队友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别来看我写的破玩意,我不配。

与爱为邻4

这天是12月25号,圣诞节,眼看着就要到元旦了,这几天都是狂欢的日子,年轻小情侣什么跨年啊、约会的,特别频繁。王源王俊凯两个单身狗,在办公室对着电脑敲字码字,昏昏欲睡,这个城市的喧嚣和热闹都跟写字楼里的上班狗没什么太大的关系。饮水机还是放在复印机边上,偶尔有人去接水,水桶里咕嘟咕嘟冒泡。咖啡的味道好像永远不会在办公室里消失,总有人手捧着热咖啡,对着显示屏,白光照在脸上,一副疲惫倦怠。王源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半了,已经有同事下楼吃饭了,还有几个订了外卖的,他轻轻戳了一下旁边的王俊凯,被戳的那位转头看着他,等他说话。



“哎,老王,咱们下去吃吧,楼里太闷,正好去透透气。”



王俊凯点头说好,穿起衣服要走,策划部秘书就来了。秘书叫张蕾,平时对部长周泽南就唯命是从,百般讨好,一脸小人模样,王源打来这儿上班第一天起就看不惯她那副颐指气使的模样,狐假虎威狗仗人势,什么东西。但碍于她是部长身边的红人,也不好说什么,好在平时也没什么太多的交集,也就是普通同事关系。可他发现,张蕾似乎格外针对王俊凯,或者说,周泽南周部长格外针对王俊凯,每次都会多给王俊凯分配一些任务,让他加班加点,连带着张蕾也不正眼瞧他。



这回也一样,张蕾“啪”地一声把好几个文件夹摔到王俊凯桌子上,白眼快要翻上天:“王俊凯,你这策划怎么做的啊,加班吧。”



她这种态度对王俊凯已经不是头一回了,王俊凯来上班半个多月,这种情况已经好几次了,一开始王源看不过眼想争辩,也都被王俊凯拦下来。



张蕾转身走远了,王源一脸同情和气氛,拍拍他好邻居的肩,说:“老王,她真是欺人太甚,次次对你都这样,你干嘛要这么受气啊。”王俊凯只是苦笑却不言语,摇摇头说:“别问那么多了,没用。你一会儿吃完饭回来,能帮我带一份吗?跟你的一样的。”



“没问题!”王源满口答应下来,就去吃饭了。



下午两点来了个活儿,有对年轻的情侣想找王源所在的公司承办他们的结婚典礼,小两口想元旦当天举办结婚典礼,算是双喜临门。男方是个白手起家、家境普通的男孩子,但是一路上一直都有女方的陪伴,如今他们事业有成,两个人也都奔三了,双方家长都很满意,决定走入婚礼殿堂。公司让王俊凯和王源一起去跟这对情侣面谈,了解一下客户的需求和想法,提前做好沟通。



要说王源他们公司,也算是婚庆公司领域里数一数二的了,他们承诺一天只办一对新人的婚礼,保质保量,招牌打得很响,但是相对的,收费也会高一些。



俩人赶到了与客户约定好的私人会所里,高档熏香的味道缓缓随着空气溜进鼻腔,让人安适放松。王俊凯和王源挨着,并肩坐在布艺沙发上,头顶的吊灯低调又奢华,暖色的灯光映亮了房间,落地窗外也开始有路灯和车灯渐次亮起,交织成一种梦幻的色彩,王俊凯觉得自己有点头晕。他这半个多月经常加班,情绪还很低落,本身就有低血糖,现在饮食又不规律,身体开始有点吃不消了。耳边是王源和客户交谈的声音,王源在笔电上打字的敲击声、大厅里大提琴和钢琴舒缓的合奏声、王源不时发问的礼貌措辞、女客户甜蜜的憧憬变成语言,声音甜得他有点发腻,凡此种种声音纷纷涌入他的耳朵,他却只觉得更加沮丧,他明白,此刻颓靡不振的主要原因不是劳累,而是心累。



如果……如果当时一切顺利的话,他和陆琪应该已经完成了他们的结婚典礼。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不断想起他和陆琪决定结婚的时候,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那些欢笑和泪水,悲伤喜乐,都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过去。千算万算想不到他会在结婚典礼前的那个晚上看到那样的画面。陆琪和周泽南亲密的影像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直直钉在他的心头,现在再想到也依然会被深海一样的窒息感淹没,明明……明明是说好要走一辈子的人,明明第二天他们就要订婚了。那天的所有他都记得清清楚楚,难以忘怀,早上陆琪是怎样亲昵地称呼他,与他拥吻分别,他们在门口缠绵一番,然后他开车离开,回家前半个小时他还和陆琪发了微信,微信里他的宠溺和女孩的甜蜜都一如热恋时一样。



怎么就……怎么半个小时后回家就是那个样子了呢?



他突然呼吸急促,连双眼都难以对焦。



心痛和力不从心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王俊凯眼前一黑,整个人向后仰去,昏倒在沙发上。彻底陷入昏沉前的两秒钟,他似乎听到客户和王源叫他的名字,但是他们的声音也显得格外渺远,好像在梦境里一般。



王俊凯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公寓的卧室里,王源就在他床边坐着,垂着头正在打瞌睡,下嘴唇中间还有一滴晶莹的口水在危险的边缘摇摇欲坠。处女座洁癖如王俊凯,竟然没急着从纸抽里抽出纸去接口水,而是怔怔地盯着王源,略有点出神地看着面前这个人。卧室的窗帘拉上了,只从没拉严的缝隙间透过一丝白月光,直接就落在王源的脸上。房间门掩着,客厅里的电视开着,一丝声音透过门传进来,是安安静静的房间里唯一的声源。



王源还一低一低地点着头犯困,那一线月光也在他的脸上飘忽不定地移动,一会儿照到额头,一会儿又照到下颌,就这么一点点,勾勒出一个完整的王源的脸。



黑暗的房间里,他接着月光端详着王源,眼神空洞。



是他把自己从会所送回来的吗?还一直陪在床边?王俊凯好奇,但一想到可能真的是,又有点感动。大概是最近过得太惨了,所以得到一点温暖就感动不已。他自嘲地想。



又想到王源几次在单位看到他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想要为他出头的样子,王俊凯不禁笑了一下,苦涩又有点欣慰,看,其实还是有好人的,有关心他的人。生命中失去了未婚妻和高地位,似乎也没那么可悲了。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也不是孤家寡人一个。



起码……他又看向闭着眼睛打瞌睡的王源。



还有这个傻瓜。



傻瓜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仔仔细细琢磨了一番,还在跟瞌睡虫打哈哈。



王俊凯坐起身,曲起右手食指,在王源蓬松干爽的头发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王源被敲了一个激灵,一下子就惊醒过来,挠挠头,一脸惊恐地看向王俊凯。



被自己敲了一下脑袋,吓破胆了?王俊凯冲着他摆摆手:“嘿,回神了,怎么了你,吓坏了?”



“啊?”王源确实吓了一跳,刚醒过来还有点懵,他花了几秒来反应,才搞清楚状况,一把抓住王俊凯刚才敲他脑袋的手:“老王,你还好吧?我带你去医院了,大夫说你压力太大了,而且你还有低血糖,哎呀,我都不知道。”王源脸上的关心和焦急做不了假,眼神也是紧紧锁定王俊凯,好像他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



“哪那么严重,我也没那么脆弱,就是最近事情太多了而已,你不用担心。”王俊凯唇色还是有些浅,脸色有点发白,王源把床头灯打开,说:“你等我一下。”



王俊凯倚着靠枕等了大概两三分钟的时间,王源关掉了客厅的电视,端着热粥和小菜就走进来了,他把粥和菜放在床头柜,让王俊凯吃,王俊凯笑道:“不用这么照顾我啦,我也没病,不算什么大事。”手还是拿起了碗。



他这边喝着粥,王源还跟他说着话:“老王啊,你今天下午可把那两个客户和我都吓坏了。我求部长给你明天放了假,让你好好休养,还带你去了医院,医生就说你是压力太大了,心里郁结,再加上低血糖吃饭作息不规律,所以才晕倒的,主要还是你情绪的问题。”



王俊凯听到这段话,关注点在于王源那句“部长给你明天放了假”,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诧异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写满了整张脸:“他给我假了?”



“嗯,我跟他说了你见客户的时候晕倒了,他怕耽误工作,就给你假了,那个婚礼策划在你康复前由我一个人来做。”王源一五一十讲清楚了情况,一只手抚上王俊凯的左肩:“所以啊,俊俊你就好好安心养病吧,工作交给我。”



这小傻子是真傻,自己一个人做就要承担两个人的劳累,周泽南是摆明了想刁难他,他却还跟自己说安心养病。



人啊,最怕在最苦难的时候得到别人善意的问候和帮助。



更何况,王源他是个笑容温暖、内心柔软的小傻瓜。



饶是王俊凯一个大男人,也在这个安静的夜晚,不可自控地悄悄红了眼睛。


评论
热度(10)
 

© 陈三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