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简介谢谢❗❗❗❗❗❗但凡对队友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别来看我写的破玩意,我不配。

与爱为邻7

12月31号,俩人照常上班。王源这天有点落枕,王俊凯就主动提出自己来开车,让王源歇着。王源以前没怎么看过王俊凯开车,这是头一次,他坐在副驾驶,看着王俊凯认真开车的模样,方向盘上男人左手的尾戒反射出早晨的光线,晃了一下他的眼睛。



他只是有点好奇,就直接开口笑问:“老王,怎么?你不婚主义啊?”



“啊?”王俊凯突然被人这样问没反应过来,向他投去疑惑的目光,王源用眼神看向尾戒,下巴朝左手的方向微微扬了一下,表示的意思很明显。



“哦,算是吧。”



王俊凯不明白,自己给出回答的时候为什么突然不敢直视王源的眼睛,只好强迫自己把头摆正,仔细注意路况。



说不清心底没来由的心虚是怎么回事,像是做坏事被人抓包一样。



两个人刚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隔壁办公室的张姐就过来了。张姐是公司最早的老员工之一,不过这两年身子骨不大好,年龄也渐渐大了,就自觉退居二线了,一般不怎么出现在公司里,但是德高望重,很受大家尊敬。



王源赶紧搬来空椅子给她坐:“张姐,有段时间没见您了啊。”



“是啊,我这不是看马上要新年了吗?来看看你们大家。”张姐坐下,把手里的一点零食递给王源,说:“源源啊,我家那小丫头片子一听我要来,非要我把这些给你,真没办法。”张姐家有个十六岁的女儿,正在上高一,去年有一次和妈妈一起来单位,一眼就相中了王源,大家都只当是孩子胡闹,没人当真,还有几个同事拿这个事开了好几次王源的玩笑。



“啊?”王源有些尴尬,又不好拒绝,“您快让她好好学习吧,别琢磨其他的了,以后到大学啊,好男生多了去了。”



“是啊,可是这东西你可得留下,要不我家那小祖宗不依呢。”张姐发现了王源的窘迫,看着王源的红耳根笑得开怀。



现在的年轻人啊,可真是有意思。



王源突然想起新来的王俊凯,连忙叫王俊凯抬起头,把他介绍给前辈。



“王俊凯,老王,来,给你介绍一下。”王源这么一叫,王俊凯不得不抬起头,张姐也在听到王俊凯的名字时愣住了神,笑容渐渐消失在脸上。



王俊凯看向她,眼神和善,微微一笑,对自己的老员工寒暄:“张姐,好久不见。”



张姐似乎也没料到居然有一天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王俊凯,她嘴巴动了动,不知道怎么称呼好,却潜意识叫出了曾经的叫法:“王部长……”



“请您不要叫我王部长了,我现在……”王俊凯报以释怀的笑,又有点无奈地继续说:“就是个普通职员而已。”



“怎么会?你可是……”她话到嘴边又在王俊凯的摇头示意下生生咽了回去。



你可是公司最开始的创立者之一啊。



王源全程旁观,简直一头雾水,却也理出了一点头绪:王俊凯曾经是公司的部长,可能还是最开始的经营人之一。



怎么回事?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朝夕相处的室友其实是深藏不露的社会精英,你以为他是个普通人,但是没想到他还有不凡的另一面。



你要如何立刻接受这个现实?



气氛瞬间尴尬下来,张姐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匆匆道了别就离开。



还是王源先发声打破了沉默的局面:“王俊凯,这是怎么回事?”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这样隐瞒?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无数诸如此类的疑问冲撞着王源的思绪,他感觉此刻无比混乱,每日同进同出的好友变得陌生,好像自己从来不曾认识过这个人,他戴着和善温厚的面具走进自己的生活,直到今天,面具才出现一点点裂缝。



原来我们从来不曾是好友。



我以为的铁哥们儿,好兄弟,硬关系,都是我以为的吗?



王俊凯没有立刻给出回答,王源站起身想出去冷静一下。



只不过就是王俊凯的一些过去瞒着他,没告诉他而已,何至于这么大的反应?



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他这样拼命劝诫自己,想要挪动脚步离开这个窒息的场景,却在下一秒被王俊凯抓住了衣袖。



“王源。”王俊凯开始说话,吐出的字喑哑又疲惫,像是无力再解释什么。



两个字就把王源的脚步定在原地,他复又转过身,想听听王俊凯会给出什么样的解释,呼吸不自觉加重了许多,连目光都比平时更集中更犀利,而这些他自己通通没有发觉到。




他的大脑似乎已经开始当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以至于声音出口他自己都听不懂:“你要说什么?”



“我……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我不是故意瞒你,只是觉得不说也没关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王俊凯的状态并没有比王源好到哪里去,他语无伦次地说着,声音颤抖,逻辑混乱,最后所有的话也只汇成一句苍白无力的“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你一直以来的信任,对不起你每次奋力的替我说话,对不起你的关心和照料。



王俊凯双拳紧握,似要握紧什么害怕失去的东西,肩膀抑制不住开始轻微地发抖。



“……”



王源双目通红,眼眶微微发胀,他曾以为自己已经成为了这个人真正的好友,他们也足够信任彼此了,是名副其实的好兄弟,结果呢?



这么严重的事,他竟然毫不知情?他这个“兄弟”,究竟是什么来路?每次他在上司刁难的时候努力护着王俊凯,那时候的王俊凯在干嘛啊?他是不是觉得很好笑啊?躲在一旁,兴致勃勃看他一个小职员那种滑稽的样子,很有意思是不是?



“王俊凯,”他强制自己的声线不要失控,尽量保持平和,像是一颗即将引爆的定时炸弹:“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不简单的人。”是我太简单了,之前刘志宏说你来头不小,周泽南和你一早就认识,他的秘书那样针对你,这种种现象我都视而不见,一心以为你只是一个和我一样的普通小职员。



是我太蠢了,还有你,你怎么……这么复杂啊。



王源走出了办公室,愠怒失望之下根本没时间仔细想想,王俊凯这个人只用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何以能如此牵动他的喜怒哀乐。王俊凯垂着头站在办公桌前,内心被深深的无力感笼罩,唯有此刻行将失去时他才知道,王源的温暖于他来说多重要。没想到年近三十,他还能碰到一个和他如此合拍的好友,只不过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似乎有些迟了,王源在他人生最最失意的时候给了他最珍贵的温暖,他在贪婪地享受着这份温暖的同时,却仍旧蜷缩在旧日的伤口上幽居着,封闭自己,不敢踏出半步,连最基本的信任都吝于给予对方。



太伤人。



王俊凯颓然瘫坐在椅子上,王源的心寒他不能体会半分,只感到从心底而生发出的一种无力和懊悔。



人果然不能太自私太狡猾,一面想全面保护自己,一面又想得到别人诚心诚意的善待。



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呢。



他重重喟叹一声。



是他错。


评论
热度(9)
 

© 陈三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