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简介谢谢❗❗❗❗❗❗但凡对队友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别来看我写的破玩意,我不配。

与爱为邻9

跨年夜的气温格外低,还飘起了一点细碎零星的小雪花,王俊凯出了门走得飞快,但是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不远处的广场上一群年轻人正在跨年,情侣、好友,三五成群地等着烟花大赏。街道上川流不息,车水马龙,各种颜色的灯光交织在一起,好不热闹,也晃得他发晕。



一阵冷风吹过来,王俊凯把头往棉衣领里又缩了缩,像只委屈巴巴的大猫。他在人行道上走路的速度渐渐慢下来,抬眼看向四周,身边的行人和车辆都有自己要去的地方,温暖的家里或是聚会的场所,越发衬得他形单影只。王源的话又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闯入脑海,他觉得自己委屈极了,虽然一开始瞒着王源是有他的不对,但是王源后来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说他色胆包天吧。天地良心,他可什么都没做,也压根儿不会对那小丫头做什么不道德的事情。



王源这是把他想成什么人了啊。



王俊凯这样想着,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一看来电显示,是几个同在C城的朋友,叫他去喝酒。王俊凯心里郁闷,有人叫他,他也没拒绝,正好借酒消愁,问了地方就打车过去了。



这边公寓里,王源过了没多长时间就后悔了,想找王俊凯好好道个歉,把话说开,疙瘩解一解。电话拨过去,漫长的忙音过后听到暂时无人接听,王源不禁担心起来,王俊凯这家伙心情不好,自己一个人出去又不接电话,这么晚了又这么冷,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



“Uncle,你要不要去找找他啊?”



“可是你怎么办?大晚上女孩子一个人太不安全了。”



“我跟你一起就好啦。”



“那……本来是陪你跨年的。”



“没关系啦,Uncle你在担心他啊,玩也玩不好,我也比较想看到你把他找回来。”



可是到哪里去找呢?王源这才发现,他对王俊凯知之甚少,看起来是每天住在一间公寓里,一起上班,但是王俊凯鲜少提及自己的故事,王源所知道的也仅仅是两人曾经是高中校友而已,还有今天上午才刚刚得知的爆炸性消息——王俊凯是公司的元老之一。他平时爱去什么地方,有什么朋友,他通通不知晓。



电话不接,消息不回,要怎么找。



王源的眼睛里瞬间失了光彩,本来想着能找到王俊凯跟他当面讲清楚,现在却发现自己对他的了解少得可怜,还傻兮兮地以为是多好的朋友,王俊凯太神秘了。



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酸涩。



他人生二十七载,从未有过哪怕一刹那,这么想参与到另一个人的人生里去。



这样的遗憾,他头一次品味到。



生活和命运都是如此玄妙的东西,让他们在青葱岁月里短暂地相识却没有更深一步的交流,蜻蜓点水一小下,然后又在彼此都走向成熟的年纪里再次相遇,彼此合拍,他幸而拥有这样细巧的缘分,让人生都比以往更为精致。王源自从再遇到王俊凯之后,就一直感觉,似乎有什么隐秘的东西,将他们的人生从无人知晓的背后丝丝缕缕地缠绕在一起,纠缠盘结,脉脉相交。 



如今想来,或许只是他认为合拍,王俊凯太深不可测,他曾以为自己了解他,到头来却恍然发觉自己几乎一无所知。



王源自嘲地勾起嘴角。



他想得出神,连手机屏幕亮起都未曾发觉,还是Alice提醒他看手机。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同市号码,王源没有接陌生电话的习惯,本想挂断,又转念一想,或许是王俊凯手机没电,借别人手机打来的电话呢,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喂?你好,请问你是?”



“好,我这就去。”



王源挂断电话,披上外套就要出门,关门前只交代给Alice一句“好好看家”。



王源匆匆驱车穿过C城的层层夜色,赶到王俊凯去喝酒的地方。包间里的人有七八个,只有王俊凯喝得不省人事,其他人都还算清醒,王源一看这阵仗,不禁有点生气,出言就有了责怪的意味:“怎么你们都没事,偏偏他喝成了这样?”全然没发觉自己的样子有多护短。



其中一个人酒量估计不错,口齿和思路都很清楚:“可不是我们把凯哥喝成这样的,”说到这又有些欲言又止,弹了一下手上的烟灰,脸有些不忍地撇到一边,声音也低了下去:“他心里苦。”



旁边几个人也跟着点头。



王源暂时也搞不清楚情况,只好在王俊凯这个朋友的帮助下把他扶上了车。临走前王源突然想起来,就问了一句:“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凯哥常用联系人里第一个人就是你。照顾好他。”



那人说完就要走,被王源一下子叫住,留了联系方式。



这样以后找不到王俊凯还可以问问他,也可以……多了解一下王俊凯。



王源把比自己高大半个头,还重了十多斤的王俊凯从电梯口折腾到公寓里,累得站在床边大喘气,打发Alice去睡了之后,开始给王俊凯换衣服、煮醒酒汤。王俊凯安安静静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他酒品不错,不哭不闹,就躺在那小声嘀咕什么,王源也没工夫去听。



等他端着醒酒汤去叫王俊凯喝的时候,王俊凯也突然躁动起来,双眉紧皱,似乎很难受的样子,却不说话,过了几秒,有眼泪从他长长的睫毛根渗出来,一颗接着一颗。



王俊凯没有哭出声,只从喉间发出两声低低的呜咽,像受了重伤的猛兽一样,独自默默忍受,低头舔舐伤口。



王源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这么难过,看见王俊凯紧皱的眉他就心焦,他自己他曾经对王俊凯说过不要皱眉了。像是被什么东西操纵了一样,鬼使神差地他一只手温柔地抚着他的眉心,不明情愫的吻就这么意外而自然地点在王俊凯的额头上。



他发誓,真的只是轻轻点了一下,比雪花飘落还要再轻一些。



大概是情到自然处的反应,他找不出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为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



还好此刻房间里没有第三个人。王源红着耳朵和脸颊抬起身时,他拼命按捺心里的波动,这样劝慰自己。



王俊凯神奇地停止了情绪的波动,渐渐安稳下来。



王源调整了一下呼吸,正色叫他起来喝醒酒汤。



王俊凯卧室的门没关,可能是他太紧张了,也没注意到身后Alice去卫生间时刻意放轻的脚步声。


评论(4)
热度(13)
 

© 陈三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