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简介谢谢❗❗❗❗❗❗但凡对队友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别来看我写的破玩意,我不配。

小冤家(完)

 (就是一个5000多字的小短打,随便写写的。关于他们是怎么没羞没臊走到一起的故事……题目就是《情深深雨蒙蒙》里陆依萍唱的《小冤家》,没听过的可以去听一听,挺有意思的)

 

凌晨三点,窗外的载货大卡车轰隆驶过,王俊凯睡觉本来就轻,这一下吵得他翻了个身,正好也想去卫生间,他干脆起身踩着拖鞋就朝洗手间走过去。洗手间的灯光惨白,王俊凯方便完正在洗手的功夫,感觉自己还是能闻到很浓的一股子火锅蘸料味道。



他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睡得头发蓬乱,满面油光,眼神直勾勾的,表情麻木。他在五个小时前刚刚分了手,女孩把手边的火锅蘸料一股脑倒在王俊凯身上,因为过于用力,甚至有一点迸溅到他的发尖,他登时就想发火,却直直对上了女孩通红的双眼。



所有的愤慨之词和不满的情绪都像一团棉絮一样堵在喉头,他难以下咽,却也无法组织语言。



深夜十点多匆匆回到公寓,洗了三次澡,每次都用了以往双倍量的沐浴露,他还是觉得有味道。水声哗哗,仍然盖不过回忆里女孩的声音。王俊凯一闭眼,她哭红的双眼就在脑海里闪现,他睁开眼,尖利的女声就回荡在耳畔。



逼得他快要发疯。



她说了什么来着?能让他这么失控,她到底吼了什么?



王俊凯下意识地回避那句话,带着一身洗都洗不掉的火锅味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第二天一早,王俊凯依稀听见门口有动静,他迷迷糊糊地想,大概是王源跑完通告回来了。



王源……王源!



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身,因为起得太猛力,早上还没吃早饭血糖又低,眼前冒出

好几颗小金星,脑瓜仁生疼。



前女友的那句哭吼又见缝插针地闯入记忆。



“你去跟你的好兄弟王源过一辈子吧!”



她这样喊。



短短一句,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刺痛他的神经。



王俊凯想得心烦,没下床去迎接王源,一反常态地把自己用被子裹起来,滚到了床的另一端。



王源说话和行动的声音还是在传入他的耳朵,每一下都像是在挑引他去跟他说话,去看他。



什么时候他和王源成了这样的关系?



看见他就想逗一逗,觉得他生气吃瘪的样子可爱得不行,但如果他真的受了委屈,自己却是第一个不同意的。



只是好兄弟的话,也会这样吗?



他不知道,没有答案。



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似乎是王源,王俊凯就算是缩在被子里也不由自主地想象王源进来的画面,带着一点外面冬季的寒气,穿着厚厚的外套,悄悄把头探进来一点,或许头发还被吹得有点乱,翘起一两根呆毛,黑白分明的一双杏仁眼……



等等。



王俊凯意识到不对,马上收回自己的思绪,强迫自己不再想王源的样子。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直的,笔直笔直,如假包换的直男。



估计王源看他在休息,也不打扰他,在门口看了一眼就关门走了。王俊凯这才从被子里出来,拿过手机给组合里的另一个成员发微信。



“阿哲,在吗?”



“在,干嘛?”



“我跟徐佳佳分手了。”



“哦。”



“你都不意外的吗?”



王俊凯以为陈知哲起码会再多问一句,比如说分手原因之类的,没想到那边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有什么好意外,那还不是迟早的事?”



王俊凯觉得疑惑,就追问:“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你每天跟人家女生都说什么啊?”



“就日常啊。”



“说仔细点儿。”



字太多了,王俊凯不想打,开始发语音:“就比如,昨天我跟王源发现了一个新游戏,特好玩,差点通宵,都凌晨了,我不催他他还不睡,哎你说他都二十岁了,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王俊凯越说越认真,越说越入戏,活像当妈的念叨自己的孩子。



那边的陈知哲终于听不下去了,“哎,停,停。”



“怎么了?”王俊凯正说到自己的重点,中途被人打断他很憋闷。



“你听听你自己说的,要我是姑娘,我也不跟你处了。”



“……”王俊凯不吱声了。



陈知哲见状继续说:“你跟女生约会,你个大明星,本来就忙,好不容易俩人说说话,你张嘴闭嘴都是你的好哥们儿,还跟老妈子似的,你说你过不过分?”



王俊凯哑然,但他一想话题,脑袋里就都是王源那个臭小子,从小跟他一起玩到大,长大还一个组合出道,一起走了这么多年,回忆里满满的都是他。



删也删不掉。



王俊凯意识到了错误,却并没有去找前女友复合,他急于去确认一件更为重要的事。



他和王源的关系,变质了吗?



一直以来,他们也有所谓的cp饭,但是两个人都没认真,只当是小打小闹开玩笑,还故意在粉丝面前做出被他们叫做“发糖”的行为。



哪个傻子会拿自己的cp当真呢?王俊凯想。



他和王源,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哥们,是兄弟啊。



他不想当那个傻子。



王源最近发现王俊凯有点奇怪,他问陈知哲:“阿哲,你有没有发现,俊凯最近有些反常啊?”



“是吗?”自己猜不出来,来问我了吧。



“对啊,你不觉得吗?”王源压低声音,面色认真:“他这几天……都不怎么说话的。”



陈知哲做出一副恍然大明白的样子:“啊,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这样。”



“对吧对吧!”王源一看自己的观点终于得到认同,队友也发现了王俊凯的异常。



“也没关系吧,估计过两天自己就好了。”陈知哲满不在乎。



王源就不高兴了,拉下脸:“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关心你队长?”



嗯?是你太关心他了吧?陈知哲腹诽,但他没这么说,他转过头对着王源,就看着他,也不说话。



王源被看得有点不自在,挠挠脖子,说:“你看我干嘛,说说怎么办啊。”



看得不好意思了?陈知哲觉得有趣,猛地凑近王源,两个人的脸就隔着一两公分,王源吓得整个人僵在原地,连呼吸都暂停了。这时候,陈知哲开腔了:“吓着了吗?那如果现在是王俊凯这样,你还会不会被吓到?”



王源听到王俊凯的名字一下就缓过来了,往后退了好几下,眼神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意味,嘟囔着说:“干嘛问这种奇怪的问题,俊凯和我也只是好兄弟而已。”



那你说这话的时候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陈知哲只觉得好笑,一抬头却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他们身后的王俊凯,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凯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声儿啊。”



王俊凯没说话,视线扫过他的这两个队友,陈知哲突然觉得背后发凉,借口去厕所就溜之大吉了。



房间里只剩王源和王俊凯两个人,王源不知道他们刚才说话被王俊凯听到了多少,王俊凯黑着脸坐到陈知哲刚才坐的位置,也不跟王源说话,就低头自己玩手机。



“哥。”王源叫王俊凯,开口解释:“刚才,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阿哲他就是开玩笑的……”



王俊凯的目光紧盯着王源,王源本来是清清白白可以解释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干脆没声了,瞪着大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源。”王俊凯叫他,但他一直都叫王源“源儿”或者“源源”,直呼全名让王源有点不安,不由得坐直了身体,眼神小心翼翼地看向王俊凯,等他继续说话。



“你干嘛要跟我解释?”



八个字,王俊凯说完就穿起外套出了门,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王源像被雷击中了一样定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回神。



房间里静得出奇,过了一会,卫生间传出冲水的声音,陈知哲走了出来,他刚才是真的想上卫生间,而且气氛确实尴尬,他只好开溜。



一走出卫生间的门,他就察觉到屋子里静得出奇,然后突然听到吸鼻子的声音。



他看向客厅,沙发上只有王源,直直坐在那里,微微低头,他看不清王源脸上的表情。陈知哲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王源,你……你没事吧?”



他说完又过了几秒,王源抬起头,看向站在沙发边的陈知哲,咬着嘴唇:“没事,刚才不好意思了。”



还没等陈知哲说话,王源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陈知哲看着“砰”得一下关住的门,脑海里却在回想着王源刚才的样子。



眼眶通红却没有泪水,目光波澜不惊地对上了他的视线。



可他明明听到吸鼻子的抽泣声。



王源一直都是这样有些倔强的坚强。



那天的事情之后,王俊凯的个人工作室就给他接了好几个需要跑很远的活动或者剧本,组合的活动也是尽量能避开就避开,就这样从初春时节到七月盛夏。王俊凯也刻意减少了和王源的联系,想保持一些距离,让关系回归好兄弟的正轨。但让他不爽的是,他总是会在拍戏的间隙想到王源,就想问他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感冒,饭有没有认真吃,一开始他还想努力克制自己,后来发现根本无力阻止自己的思绪,他有无数次都想给王源发个微信或者打个电话过去,一次一次把关切的话语输入在对话框里,又把手指从发送键上移开,然后把方块字逐个删除。



对他的思念和担忧就像潮水一样蔓延开来,侵入他思想中的每个角落,简直无孔不入,甚至在背台词的时候都会时不时出神想他。比如背到剧本中人物失眠的桥段,他就会自动联想到王源,那家伙这几年睡觉越来越难入眠了,大概是压力太大了吧,需要眼罩才能顺利入睡。他这些天睡得怎么样,半夜会不会做噩梦,会不会踢被子。



王俊凯实在忍不住了,就开始骚扰陈知哲,完全不顾队友的生活作息,经常是随时想起来就联系。内容也五花八门,但都离不开“王源”这个主旋律。



“阿哲,王源这几天穿什么衣服?降温了,你让强哥给他加衣服。”



“阿哲,你们昨天去晚会现场,我看王源精神不太好啊,黑眼圈怎么那么明显,他是不是睡得不好?眼罩还在用吗?要不要换?你帮我问一下强哥呗。”



“阿哲,王源最近怎么都没什么动静啊,他这几天忙什么呢。”



“阿哲,王源他……”



“阿哲,……”



诸如此类,搞得陈知哲看到王俊凯的微信就头大,有一次实在是不耐烦,干脆回他:“你怎么不直接问王源啊,或者问强哥。”



那边支支吾吾半天没回复,半天才回过来一句:“问强哥,很容易就会被他知道我在关注他了。”



这陈知哲就更不明白了:“知道能怎么着?”



“……我,现在,我觉得还是和他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



陈知哲光看着这句话就能想象出王俊凯底气不足、眼神闪躲的怂样,被骚扰了这么久当特工,他也是受够了,直接问:“王俊凯,你现在在哪?”



王俊凯接了一部拍摄场地在雪山的戏,此刻正在冰封一片的大雪山里拍摄,当他看到自己的队友陈知哲来探班的时候,不可谓不意外。彼时他正穿着兽皮厚外套,还套着绿色的军大衣,手揣在艳粉色的暖手宝里,要多土有多土,哪还有一点年轻偶像的影子。他看到陈知哲站在那一脸冷漠,甚至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是看到了什么幻象。



傻逼。


陈知哲站在台阶上向下看,跟王俊凯大眼瞪小眼,心里暗暗给自己的队长下了这么个结论。



大雪山交通不便,陈知哲来这儿没少费了劲,王俊凯跟他刚坐到帐篷里,他就掏出一张机票两张车票甩在桌子上,态度明显是让王俊凯给报销。王俊凯也不含糊,没怎么看价格,就交给了助理小马哥去处理。



王俊凯喝了一口热水:“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为了我不再被你微信骚扰。”



王俊凯讪讪地说:“怎么了?”



陈知哲面不改色心不跳,张嘴就说:“王源今天下楼梯的时候踩空了,摔到了腿,骨裂,大夫说得到冬天才好。然后他还发烧了。不过消息被压下来了,还没放出去。”说得流利无比,连个结都不打。



王俊凯一听就站不住了,“腾”地一下站起身就要走,被陈知哲一把拽住:“你去哪?”



“回北京,找王源。”



“然后呢?你们不是在冷战?”



“……”王俊凯僵在原地,不再动弹。



陈知哲继续说:“这次再回去,给他希望,你们和好如初?你就不会觉得不适应了吗?到时候会不会又想和他保持距离,然后再跑到这深山老林里来拍戏?”



无解。



他和王源,到底什么关系,他想和王源怎样。



王俊凯想不出来,但王源现在正躺在病床上,他就想回去看他,陪着他,不离他半步,哪怕王源跟他置气不理会他,他都认。



“王俊凯。”陈知哲的声音显得特别冷静。



王俊凯转过头面向他。



“我们来玩石头剪刀布吧。”



“什么?”王俊凯没想到他会在这种场合突然说出这句话。



“我说,我们来玩石头剪刀布吧,三局两胜。”陈知哲把手背到后面。



游戏开始。



陈知哲一连出了两把剪刀,王俊凯一连出了两次石头,最后一局不用来也知道是他输了。



王俊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队友,满脸的疑惑。



陈知哲不为所动:“再来。”



两把剪刀,同样输掉的结果。



“王俊凯,你怎么每一次都出石头。”他的话和王源每次跟王俊凯玩石头剪刀布时的说法如出一辙。



王俊凯怔怔地出神,说话也像被人下了蛊一样,“都说了我会出石头啊。”



跟他和王源玩的时候一模一样的对话。



陈知哲收回了手,说:“刚才我学着王源的样子,每次都出剪刀,你跟他玩出石头出习惯了。”



语气云淡风轻,事不关己,声音很轻,敲在王俊凯的心上却很有分量。



习惯真是最最可怕的东西。



它在最关键的时刻打醒你,让你看清自己的真心。



这时陈知哲又说:“王俊凯,这游戏换了谁都不会这么玩,哪个二傻子会每次都出一样的?就你俩。你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吗?”



让人犯傻、让人困扰,却依旧乐此不疲,甘之如饴的东西。



陈知哲说,他和王源都深深陷在这种东西里。



他似乎明白了,明白的同时也想起王源还在床上躺着忍受病痛,王俊凯拔腿就往外冲,又感受到一股来自后背的阻力。



“你干嘛?”他想甩开队友的手。



“骗你的。”



“什么?”



只见队友不慌不忙地从衣袋里拿出手机,按下了录音停止键,然后把音频发送了出去,又点了删除,动作行云流水,有条不紊。



王俊凯傻看着他,似乎在等他解释。



陈知哲并不打算解释,因为王俊凯的微信给了他最好的解释。



王源和王俊凯的对话栏里已经很久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了,今天王源打破了这份久违的寂静。



是一张今天晚上的机票图,飞到王俊凯拍戏所在省的省会城市。



王俊凯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在做梦,队友坐在那不慌不忙地喝了一口热水:“队长,你真是白长一岁,这事儿,人家王源比你看得可清楚多了。”



而此时他的微信里也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条消息,来自王源。



“谢啦,阿哲。”

 


深夜。



陈知哲有点嫌弃宾馆的隔音,隔壁房里他两个倒霉队友的声音不要太明显。



白天赶路,晚上在大雪山里精力还这么充沛。



本来想着和好了就不会再骚扰他了,现在倒好。



他又在被子里打了个滚,想着明天要让王俊凯给自己买耳塞。

 


评论(7)
热度(72)
  1. 君晓_陈三er 转载了此文字
 

© 陈三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