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希望刷到这篇随笔的你可以稍微包容一下我的配图,我写关于两个孩子的内容,却没用关于他们的图片。如果你还决定要读下去,谢谢你听我这个普通粉丝的深夜碎碎念,谢谢你。
今天我临睡前刷到源源哭了,在录制节目的时候,哭着说想家,下面好多人说心疼什么的,说他不过是一个孩子啊。是啊,他也还这么小。我今年夏天离开家长到杭州来念大学,什么人都不认识,什么事也不懂,我以为我不会哭的,我还信誓旦旦地跟我妈妈保证说我不会哭的。可我到这来才发现根本不是我能控制得住的。第一天报到,紧接着第二天就开始军训,再也没去跟家人一起住过。妈妈和姥姥姥爷在这帮我安顿了两天就走了,我那两天一看见他们来学校帮我安顿我就掉眼泪,我根本控制不住。不舍是一方面,我来杭州之前觉得自己不会哭,是因为我相信我能克服这种离别的惆怅,只不过是出来念书嘛,过几个月就回去了,坐飞机,很快的。但是当我真的来到这里,一切都是陌生的,那些学长啊学姐啊,虽然网络上叫起来很亲切的样子,但是人与人之间现实的接触还是小心翼翼的。我们学校,等级其实还是挺分明的。我很怕,一开始的那一个月总是哭,日子过得一团乱麻,军训很累,情绪也很差。我来自北方,东北和内蒙的交界地带,在地理划分上属于东北地区的东蒙五市之一。我不习惯也不喜欢江南的委婉和甜腻,吃特辣变态辣我都不觉得辣,咸菜都是甜的,我谁也不认识,什么也不懂,我想念家里的葱蘸酱和锅包肉,想吃东北酸菜。很怕。一个人自己在偌大一个发达的都市,周遭都是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特别陌生,明明离目的地还隔着一条路,高德偏偏说到了,再加上本身路痴,走了一天,为了省钱不敢打车,坐各种公共交通工具,累的不行,在公交车上就睡着了,差点坐过站。脚很疼,各种绝望,在路边就那么呜呜哭起来,自己蹲在马路边,觉得全世界都不要我了。
后来做自己的电台节目,讲这段经历的时候,就想到小凯和源源,那么小的年纪,就算工作再怎么忙,生活再怎么充实,也会有思想溜号想家的时候吧。就算经历再怎么丰富也是10多岁的未成年啊,想家的时候该多难过。然后就是今天晚上了,看到源源录制王牌,哭着说想家。怎么会不想。
今天还看到那个所谓游戏账号被爆出来的事,贴吧撕成一团,不管是糖还是什么,我想那都不重要。你们本来就不是用糖能衡量的肤浅程度。我跟我另一个喜欢凯源的朋友说过,"我想就算他们真的变得很世俗,以后变得功利无比,我也不会失望的。因为那没什么不对的,那也很正常。本来就没几个人能保持住不改变最初的自己,古往今来有几个?他们也不是圣人,不是超人,没有三头六臂。即使被众星捧月般地追逐着,终归是凡人。如果一面要努力让自己阳光,提高自己的实力,让自己不变得那么面目可憎,一面要抵挡孤独,那就太累了。基本没人能做到那样,所以也不用认为他们一定要做到,毕竟世界太复杂了,外面诱惑太大了。反正芸芸众生最后基本都会变成庸碌的大人,只要他们自己愿意,自己能接受,那就变成那样又能如何。自己的人生自己决定怎么过就好了,管他呢。"不管是怎样的王源王俊凯,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都是我喜欢的。那些口口声声叫他们"儿子"又转身被人洗脑脱饭回踩的人,如果你以后生了儿子,你会因为他犯了错就不认他吗?你舍得吗?你忍心吗?不管他做了什么,不管他是好是坏,都是他。
我觉得,既然是个爷们,选了这条路,难过想家是肯定的,但他接受采访的时候自己也说过,那种孤独,没人能帮到你,有的事你必须自己面对。这种时候打碎了牙就得自己咽到肚子里,这条路一定是孤独的,想家什么的,难过归难过,但是这种事,必须得拿下。他可以做到的。
希望你们好好长大,好好变老,好好做自己喜欢的事。只要你喜欢就好。
我原本就不是什么爱追星,容易被圈粉的人,所以以后的几十年大概都不会再这样挂念一对人了。只有你们,也只能有你们,王源王俊凯。
之前看过几段粉丝写给你们的话,在这里贴一下做结尾。"要长情,要快活,既然走上了这条路,那就红他个天翻地覆。""如果有一天你们真的走散了,那就希望你们再见都痛,时间不管用。希望你们互相亏欠,计较一辈子。哪怕老来也不释怀,临了了还记得早年间彼此不对付的一件小事,千万,千万别活着活着,就毫无关系。"
配图也不是我拍的,是lofter上一个叫架子的lo主拍的,他好像走过地球上很多地方,留了不少的照片,而这张,是我的家乡。刚刚过去两个小时的昨天,是我姥爷的80岁生日,在此之前的十八年间,他每一个生日我都在,可却从未认真对他说过一句生日快乐。他的第80个生日我不在,这是我没在他身边的他的第一个生日。我希望他的头发永远像现在一样不染也只有鬓角泛白。
现在,坚持看到这里的你,谢谢你,晚安。以及,如果这些话里有什么你不认同的地方,我不撕,也请你自重,谢谢,别撕逼污染tag。

评论(10)
热度(19)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