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和你4.

4.“Sorry for myself《Gotta Have You——The Weepies》”


       邬童在班小松家停留的时间不久,10点刚过就要走,班小松说要开车送他回去,也被他婉言谢绝了。


       关门声过后,屋子里就剩下班小松一个人。


       班小松盯着门看了一会儿,才低下头。


       就这么急着要走,不想和我多呆一会吗?老同学叙叙旧也不可以?他沮丧地想。


       难道是有人约?不会是女朋友吧?


       班小松被自己的脑洞吓到了,他没精打采地趿着拖鞋走到沙发边,在沙发上盘腿大坐,还抱起了他习惯性抱在怀里的大棒球抱枕。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是他那时候拒绝了邬童的,谁叫他当时太胆小呢,回避自己的心意不敢承认,这么多年也不敢联系邬童。


       年轻的时候,平时呜嗷喊叫得最欢的人就是他了,但是一到真格的时候他反倒怂了,还是邬童比较耿直一点。


       邬童也果真拿得起放得下啊,说不喜欢就真的只是普通同学了,看他今天的架势,估计连好哥们都没得做了。


       班小松越想越难过,整个人抱得紧紧地缩成一团,如果他是一只兔子,估计两只长耳朵都垂到肩头了。


       暗恋是多么叫人难过的一件事,不知道高中时候的邬童是怎么经历过来的呢。


       每个人不开心的时候都有自己的排解方法,班小松也不例外,他这次叫了栗梓出来喝酒。


       栗梓和别的女生不太一样,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人也善良,再加上从小一起长大,班小松和她玩得很好。就是网上说的那种,因为太熟了,所以根本不能做情侣,只能做亲人的关系。她有女生独有的细腻,但是又不像那些小女生一样斤斤计较,班小松有什么困扰就习惯找她倾诉。


       栗梓下了班就赴约,从晚上6点一直陪班小松喝到9点多。班小松的酒量一般,但是很敢喝。这一点和以前很像,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有冲劲。


       在晚上9点多的清吧,班小松和栗梓相对而坐。今天晚上的驻场是个跟他们年纪相仿的男生,抱着一把木吉他在那低吟浅唱,好像把时光的速度都给唱得慢了下来。灯光昏暗,栗梓支着头看着班小松,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说:“以前我们就看出来你俩不对劲,偏偏你自己蠢得可以,根本不发觉。我真不明白,邬童他那么闷那么高冷的人,表现得都那么明显了,你怎么就还能以为你俩是单纯的好兄弟呢?”


       说话的时候,栗梓的食指稍微用了点力气去戳班小松的脑门,班小松揉了揉,咕咕哝哝地说:“那我当时又不知道嘛,你也知道我当时心里只有棒球,什么情啊爱的,我哪明白啊,就不开窍嘛。他突然表白,当然吓到我了,我可是很直很直的直男,也就他吧……”说着还委屈地抿起了嘴。


       表白的事当时班小松谁都没告诉,就今天晚上出来喝酒才一股脑地讲给栗梓听。栗梓听的时候不仅不吃惊,还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你说他不喜欢你了,我倒不这么认为。同学聚会那天,他看见你,整个人慌得跟个什么似的。可能是还喜欢你,又怕你觉得麻烦,所以才回避的。他不想让你苦恼啊。”


       “可是我还是很苦恼啊。”班小松现在只知道难过,根本听不进去栗梓的话:“你别安慰我了,是我自己错过了他。”


       栗梓看了看手机,时间也不早了,她上了一天的班,现在只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战。班小松现在这副醉鬼的样子,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在感情方面,这个蠢蛋就是白纸一张,还得让他自己去历练。


       “你也别先记着下定论,好好观察一下再说吧,先把他微信加上,没事聊聊天什么的。我得回家了,也送你回去。走吧。”


       班小松晃晃悠悠地就跟栗梓回去了。


       临睡前他还记得听栗梓的话,把邬童的微信加上。就算是普通的老同学,加微信总是可以的吧。


       添加请求刚发送,他就把手机甩在一边睡了过去。


       邬童刚洗完澡出来,拿起手机就看到班小松的添加请求。他迟疑了一下,想着老同学添加一下也没什么的吧,都这么多年了,也不至于老死不相往来。


       “同意”的指令刚发出,另一条微信消息就发了过来。


       是邢姗姗。


       -邬童,这星期的双休日,可不可以帮我照顾一下婉婉?我和董巍都要出差,她又哭又闹,就想找你。我知道很麻烦你,但是她从小就很亲你的,占用你休息的时间我也抱歉,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谢谢你啊,拜托啦。


       还加了个卖萌的颜表情。


       邢姗姗大学的时候对邬童告白过,邬童没答应她,她倒也爽朗,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样。两个人也算是从小就认识,知根知底的人,后来成了关系还不错的朋友,连邢姗姗的老公都是邬童的室友。邢姗姗和董巍的孩子小名叫婉婉,这孩子就像她妈妈年轻的时候一样喜欢邬童,邬童因为这个还被董巍两口子笑,说他是老少通吃。


       邬童其实虽然看起来冷冷的,对孩子倒也算疼爱,婉婉又是一个不到五岁的幼儿园小孩,专挑父母的优点长,漂亮可爱,很讨人喜欢

       没理由拒绝,反正这周末也没事做,邬童就答应下来。


       星期五傍晚,邬童比平时早一点下班,开车去幼儿园接婉婉。


       婉婉穿着碎花小洋裙从大门里小步走出来,看到邬童就跌跌撞撞一路直扑过去,邬童看小孩走道走得晃,怕摔到她,急忙弯着腰往上迎了几步,婉婉就一头扎进了邬童的怀里,嘴里还喊着“邬童老公来接我啦”。


       邬童一脑袋黑线地把婉婉从自己怀里挖出来,小丫头的身高将将够他的腿长,他顺手就把左手放在婉婉的头顶摸了摸,右手接过小书包,一大一小两个人一起上了车。


       今天来替人接孩子的可不止邬童一个,班小松也替他表哥来接小肥。小肥是班小松表哥的孩子,名如其人,长得肥头胖耳的,还挺壮实,今天家里人聚会,他表哥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班小松就自告奋勇来了。


       早知道就不来了,看到这么闹心的一幕。班小松暗暗腹诽,目光还紧盯着邬童和小女孩,目送他们开车远去,SUV融入城市的车流中再也看不见。


       “小叔,小叔,你看什么呢?”


       班小松低头,小肥正在拽自己的衬衣衣角,一双大眼睛干干净净扑闪着。


       他只好摇摇头,说:“没什么,回家吧。”


       孩子好糊弄,点头跟着就上了车。


       班小松从开车,到回家吃饭,再到晚上躺在床上,脑海里都是那一个动图。


       邬童抱了那个小女孩,还给她拎书包,还和她一起上车回家。


       这么快吗?居然……居然连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他突然想在微信上问一下邬童,是不是结婚有孩子了,他们俩互相加了微信也有好几天了,一句话都还没说过呢。


       可是如果对方说“是”,那自己要说什么?祝你们百年好合,多年之后子孙满堂吗?


       他说不出来,想想都觉得很尴尬啊。


       班小松就这么纠结着,迷迷糊糊进入了梦想。


评论(3)
热度(41)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