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和你10.

10.“谁叫我就是爱 爱你的一点点呆 很难不被你打败《满满的都是爱——梁静茹》”


       市二院神经科的护士最近都发现了一个非同寻常的现象:邬大夫这周总是会一个人露出痴汉笑,今天是周五,从周一到现在已经五天了,每天都是这样。这引起了年轻护士的高度关注和警觉。


       要说邬大夫在二院,那可是他说第二就没人能排得上第一的院草。热爱体育运动,家境优渥,还会弹吉他唱歌。28岁就在二院站稳了脚跟,虽然职位不高,只是个主治医师,但是患者对他一致好评,治疗效果好不说,还对待任何病人都很有耐心,态度温和,又不收红包,医德那是有口皆碑的。只不过年纪太轻,资历不够,在论资排辈的医院体系里,还没到出头之日。


       再说颜值,邬童的长相也没什么好挑的,桃花眼、小虎牙、一米八、大长腿、低音炮,这么些个属性,就能把护士站的护士从上到下都收服了。就连医院里的一些年轻的女医生都芳心暗许了。最重要的一点,邬大夫没有女朋友,这一点简直就是燃尽众位佳丽最后一丝矜持的导火索。甚至还有人悄悄成立了邬童后援会,现任会长就是谭院长的掌上明珠,宝贝女儿谭佳。院长女儿都沦陷了,可见邬院草的魅力无边啊。


       不过最近这一周,邬童因为和班小松确立了关系,平时待人接物的样子都和以往大不相同,高冷的形象改变了不少,连笑的时候都变多了。这么明显的变化,自然是很快就引起了她们的注意。


       星期五下午,邬童看看时间,马上就要下班了,收拾好东西就准备离开,今天晚上他和班小松约好了要见面一起吃晚饭。他一抬头却看到谭佳站在门口。其实,邬童对谭佳这个女生还有几分印象,因为她是院长的女儿,经常和院长一起出现。她和其他女护士女医生不太一样,她们对他是偷偷讨论,情人节送送巧克力,偷拍几张照片什么的,但是谭佳却鲜少纠缠他,偶尔碰见也只是简单打个招呼。在邬童的印象里,这个女生似乎还没怎么让他反感过,所以他态度也还算温和,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谭佳倒也是开门见山,没有那些女生的忸怩:“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邬童忙着走,只想快点结束,就马上回:“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邬童有点烦,刚想反问一句“和你有什么关系”,又一想,她是院长女儿,闹僵了不太好,干脆就告诉她自己已经有交往的对象了,如果她喜欢自己,也正好让她断了这个念头,省去许多麻烦。


       “对,我确实谈恋爱了,有什么问题吗?没事我走了,我恋人在等我。”


       没想到这女生听见邬童恋爱了,不但不伤心不生气,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继续问:“你别急别急啊,我还有,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说完就能走了,求你了。”


       邬童耐着性子冷着脸说:“问。”


       “你恋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问到这种程度就过分了,邬童刚想发火,谭佳又连忙说:“哎呀,你别生气嘛,你想,自从你在医院见过我之后,你身边那些烦人的女生是不是少多了?而且,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喜欢男的还是女的都不稀奇,真的,我不歧视,我特别支持。你就告诉我呗,求你了求你了院草。”说到最后她就开始耍赖,邬童最受不了女生这样,一个头两个大,连声音都大了几度:“男的!你满意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谭佳闻言愣了几秒,木讷地点点头,说:“可,可以。”


       邬童觉得简直莫名其妙,拔腿就走,临走还不忘了补上一句:“保密。”谭佳欣喜若狂,一蹦恨不得三尺高,就像个见到了偶像的小粉丝一样兴奋,连连点头,说:“一定一定,去吧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驱车从市二院到班小松所在的文化创意公司,如果交通顺畅的话,本来也就半个小时,这次却因为谭佳没头没脑的几个问题,让邬童赶上了下班的高峰期,硬生生堵了半个小时。以至于,当邬童赶到公司门口的时候,班小松都巴巴地等了半天了。


       班小松见到邬童,摁亮了手机屏幕伸到邬童面前,伸出手指点着表示时间的数字,不满地嘟着嘴:“喏,你迟到了半个点。怎么办啊,邬~童~”邬童也没想到班小松说到最后突然撒起娇来,声音软软的,听得他心底麻酥酥的,连声音语调都温柔下来,哄道:“临下班的时候有点事,刚才路上堵车了,是我错啦。”说着话就伸手握住班小松拿手机的那只手,初秋的气温已经有些下降了,班小松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手指尖有点凉。


       邬童说话的时候眼角带笑,一双风流的桃花眼温柔得不行。班小松耳朵发烧,脸也有点热了,抬起头望进邬童的眼睛,只觉得自己像是贪杯的醉酒人,多饮了几杯春日里的桃花酿,便醺得挪不动脚步,也移不开目光。


       班小松跟着邬童坐进车里,坐在副驾驶上系好安全带,他并不打算就这样原谅邬童,那不是显得你松哥太没原则?


    “咳咳,”他清清嗓子想引起邬童的注意,故作严肃地说:“让我等了这么半天,你打算怎么补偿我啊?”


       邬童也没慌乱,启动了车子,胸有成竹地说:“今天不去带你吃小龙虾了,换个地方。”


       班小松小孩子一样的心性十年了也没变,好奇地转头看向邬童,目光里都带着期待:“什么好地方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别急。”


       邬童的车开得有点远了,道路两边的灯光都少了许多,班小松更好奇了:“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马上就到了。”


       又过了三五分钟,邬童就把车听到了一个车库里,班小松下了车仔细打量四周,这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别墅区,放眼望去都是一幢幢的小别墅,还带着小花园。绿化和安保也都很到位,这地方会有饭店?


       他正纳罕着,邬童就走过来,牵起他的手,朝其中一栋别墅走过去。里面的人开了门,小王就站在门口,见他们两个进来了,就笑着说:“邬童,太好了,我这就去叫董事长。”


       班小松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邬童是带他来见家长的?这么快就见家长了吗,他们确定关系还没几天。邬童的爸爸可是董事长,万一不同意的话……他马上在自己脑袋里上演了一出狗血绝伦的情感大戏,吓得自己一个冷颤。


       邬童从一进门就发现班小松这家伙不对劲了,他在害怕啊。这个大大咧咧、神经大条,平时生活中冒失又勇敢的热血家伙,因为怕被和他分开而害怕。他意识到这一点,心里的感动岂止一星半点,要不是现在还没见到爸爸,他是真的很想把这个傻瓜揉进自己的怀里好好安抚一下。现在邬童已经确定了和班小松的恋爱关系,自然是要快些告诉爸爸,让他见一见班小松也好放心。


       他抬起手揉了揉班小松的头发,稍微低一点头看向身边的人,班小松的大眼睛因为紧张眨的频率都比以往高了不少。扑簌簌地一下下都眨得他心痒难耐,在他耳边轻声说:“别紧张啦,就是见一下我爸,把你介绍给他,他很喜欢你的,小傻子。”


=========================================================

这章算是过渡吧,下面好好甜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想不到太多甜梗,可能就要多想一段时间。如果有人愿意告诉我,提供一些甜梗那就更好啦。

昨天刚回到学校,收拾了一通,很累,写得有点乱。我保证我这里没有多余的人物,没有凶恶的女二号男二号,所有这些人都是助攻。实在是不舍得他们俩BE啊。后面再虐一次,就HE。

因为之前写了邬童爸爸很担心儿子成家的问题,所以邬童就很快带班小松回家见家长啦。

晚安。

 


评论(5)
热度(31)
 

© Carm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