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简介谢谢❗❗❗❗❗❗但凡对队友有一点点好感的人都别来看我写的破玩意,我不配。

杳杳(番外)

※番外和正文的画风不太一样,是欢乐向的,可能会有些不太适应。没有接着王源醒过来的情节写,因为想不出来怎么写。



我叫陈知哲,陈将军的大儿子。我有个不争气的纨绔弟弟,家里二姨太生的,年轻时,他还跟我的一个朋友打了架,这弟弟不提也罢。




1940年,我在美国认识了王俊凯,也就是后来跟我那个倒霉弟弟打架的人。我和他都是出国留学的中国人,两个异乡人也算是互相有个照应。我家本来是在上海,后来战事愈演愈烈,就迁到了内陆,在重庆安家了。虽然我家搬到了重庆,但是四五年后,我还是常驻上海工作,偶尔回重庆的家里看看。也就是那为数不多的回重庆的几次机会,我和王源还有程丽云有了几面之缘。




在国外念书的那几年,王俊凯很少跟我提到他这个弟弟王源,大概是一种自己心底的柔软不会对外人展现的心态吧。但也有例外的情况,比如醉酒后。他很少喝酒,次数虽少,每次却必是海量。就是说,他逢酒必多。他这个人,平时不会拉着人絮叨谈心,但是喝多了之后,废话就挺多,说来说去主要就围绕着两个话题——“国家”和“王源”。关于“国家”这个问题,我可以理解,我也犯愁,也心痛,毕竟家国危难当头,谁能不急不恨?令我听不明白的是另一个话题——“王源”。我跟他口中反复多次提到的这个人素昧平生,也没法说上什么话,就只能被他烦的不行,硬拽着我说“王源”,口齿不清地从退席说到神志恍惚,自然入眠。每次这个时候我都想把这位老乡从楼上扔出去。




当然,我也只能是想想。




王俊凯毕业之前,在美国学医,隔着一整个太平洋,也不能阻止他关注大洋对岸中国的战事。我也关注,但我只关注胜负,他不光看输赢,还专门看王源所在的部队伤亡大不大,最近可能在什么地方作战。报纸反复看,地图和文字里的关键词圈了一遍又一遍,电台也是准时准点地收听。




王源会尽量给他寄信,跟他报平安,不过战争时期的消息也很不灵通,沟通不便捷,通常要好几个月才能有一封信寄过来,每当来信的时候,王俊凯都会把那封信读不下上千遍,读到早就烂熟于心,读到倒背如流,然后几乎要把那张信纸给拿相框裱起来挂墙上,时不时还是要翻出来再看看。




我觉得他有病。




不过后来他们的事情又让我觉得,可能不是有病,是我从来没那么在乎过一个人,所以难以理解。




在战乱动荡的年代,自己的小命都难保,吃了上顿没下顿,过了今天没明天,他们却还能那样心心念念着对方。绵长的牵挂和想念连接起太平洋的两端,跨过了重重硝烟和纷飞战火。




毕业后我们都回国参军了,不用想,王俊凯肯定和王源去了一个部队,我都懒得猜,多余去猜,那小子肯定拼死拼活都要去他弟的部队。




上战场打仗,搞不好要掉脑袋的事,他还乐得跟什么似的,我真搞不明白这样的人。虽然我也是自愿报效祖国,为国献身,但是我的心情可没有他那么轻松。




怎么?有了弟弟,死都不怕?




有种儿,真有种儿,我只能佩服。




就一直感觉他们之间的感情似乎比兄弟更深厚一些,不仅有骨血亲情那么简单,可是我却说不出那另一种感情是什么,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




我的这种困惑一直持续到太平轮沉没。




在我全力控制发了狂的程丽云的时候,其实头脑里很恍惚。她的愤怒和眼泪,无疑是最明显的控诉和表达。




我如梦初醒。




原来他们真的不仅仅是兄弟。




这样看来,他们未免相爱得太辛苦了。




好在现在一切都好起来了。

 



今天惠风和畅,天朗气清,我孙子拽着我去楼下放风筝。哼,臭小子,爷爷我还不知道他怎么想?什么放风筝,不就是相中了对面二楼的小丫蛋儿?




现在的小娃娃真是不得了,五六岁就开始喜欢这个喜欢那个的了,长大了可得什么样儿?看看王源王俊凯,折腾了那么多年才认清心意。




我家的这个小淘气包拽着我下了楼,正好对门的那个小姑娘也出来了,今天她穿了一件蓝绿相间的碎花小裙子,怪可爱的,行,我孙子眼光不错。




我心下一个高兴,就哈哈笑起来,开怀得不行。




“你又在这儿傻乐什么呢?一把年纪没个正经。这外面还有风呢,怎么不把衣服披上再出来?赶明儿个你那风湿又犯了,我可不管你。”我家老太婆埋怨的声音由远及近,我识趣地闭上了嘴,紧了紧她给我裹的衣服,她还要接着骂我,幸亏老头子我机智,立刻就转移了话题:“哎,丽云呐,你说那两个老小子今天忙活什么呢?怎么都没见人呢?他们的宝贝孙女姗姗都下来了,他们俩怎么没出来走动走动呢?”




“你个老糊涂,忘了姗姗爸爸放假吗?昨天下午王源跟咱们聊天的时候说的。人家一家人忙着团聚呢呗。”丽云用食指戳了一下我的太阳穴,我“哎呦哎呦”着直叫唤。




这边儿我正挨着训,对面的单元门就开了,王源从门里走出来,他现在虽然70多了,却是我们四个人里老得最慢的一个,身子骨一直都还不错,可是毕竟到年纪了,弯腰抱孙女的时候还是没少费劲。




“姗姗,小公主,过来,爷爷抱你上楼找爸爸妈妈啦。”王源的声音还有几分年轻时候的甜丝丝,老年人声带松弛,听起来还挺慈祥。




姗姗一下扑进爷爷怀里,后头的王俊凯就紧跟着走过来了。




“哎哎,王源儿你干嘛呢?你能抱她吗?把你腰闪了怎么办?”王俊凯数落完这个又把目标对准了另一个:“姗姗,听爷爷话,自己下来走,你源爷爷抱不动你了,你是大孩子了,要体谅他,照顾他。”




小姑娘大眼睛眨了两下,就来了主意,问:“怎么照顾他啊?是像你一样吗?”




“对!对!就是像我一样!”王老头和自己的孙女一拍即合。




“具体表现在,平时好吃的你先给他吃,有什么好事也是先告诉他,他不喜欢的事你就不去做,时时刻刻以他为准绳……”王俊凯话说到一半就被王源绕道身后给了一脚。




“哎呦!”他拍了拍脚印上的土,委屈巴巴地转过头,和王源对视了几秒,软软地说:“源源。”




王源又羞又气,脸有点红:“你教孩子什么呢?”




“我错了。”王俊凯低头认罪伏法。




“行了行了,别闹了,都回家。孩子还在上面等着吃饭呢。”王源一只手抚上姗姗的后脑勺,三个人慢慢走回楼道。




“嘻嘻,爷爷。”




“什么事?”




“你刚才那样就是照顾源爷爷吧?”




“那是了,你个小家伙,学着点。”




“嗯嗯。”




王源走着走着发现两边的人都不见了,一回头才发现后面窃窃私语的爷孙二人。




“干嘛呢你们两个?”




“没事没事,源源,我们这就来了。”

 



那边儿一家三口回去了,我孙子还在这翘首以盼呢。我上去照他后脑勺就是一个大脑蹦,弹得我孙子看着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人家都回去了,走吧回家吧!这么小就琢磨这些,不知道跟谁学的,你说你这是随你奶奶呢,还是随你奶奶呢?”


评论
热度(16)
 

© 陈三er | Powered by LOFTER